第三十三章 格里安.斯托曼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凡妮莎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让一众平民立刻醒悟,这位不是爱心泛滥的富家小姐,反而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随着她的开枪射击,现场秩序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如果无视地上那具被爆头的尸体,仅看平民们互相推让的举动,还真有点‘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意思。

    “尸体你们能处理吧?”她问两个卫兵,看几个平民双眼冒光盯着地上的尸体,她真怕出现什么不忍言之事。

    挖坑埋尸体她干起来毫无心理障碍,只是不符合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人设,此时就需要哨兵岭这个半官方组织出面处理。

    卫兵也不知道是否明白她的意思,其中一个年长的用力点头:“请交给我们处理吧。”

    既是为了处理尸体,也是为了维持秩序,很快他又叫来三个同伴。

    众卫兵以为她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姐,都不敢怠慢,维持秩序的力度更大了。

    凡妮莎带来的食物可不够七十多人吃的,她这是马车,不是带冷库的货车,载货量有限,孩子们一人吃两口,就把马车上的食物都吃光了。

    人群见没有了食物,很快就重新散开,三三两两躺在帐篷里、石头下面,试图靠睡眠抵消饥饿。

    可怜是很可怜,但是他们吃完饭就走了?是不是还差一道手续?凡妮莎面色古怪地看向几个卫兵。

    还是那个岁数较大的卫兵硬着头皮和她搭话:“钱由我们哨兵岭来付,请放心,我们都是有荣誉感的战士,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不会做出让自己蒙羞的事。”

    听完这句话,凡妮莎点点头,对这年代人类的淳朴她还是认可的,要是自己的饭被地精吃了,哪怕她穿梭时间,跑到地精诞生之初,恐怕都要不到这顿饭钱,相对来说,人类这边的信誉就好多了。

    在哨兵岭整个营地里溜达了两圈,自封的治安官,间接害死了大范的老骑士,格里安.斯托曼就来向她表示歉意。

    哨兵岭太穷,现在付不出帐,希望她宽限两天。

    她仔细观察老骑士的动作和职阶,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凡妮莎大概能估计出对方的等级。

    眼前的老骑士算不上多强,和她一样,都是中阶的水平。

    具体打起来谁赢谁输不好说,人家参加了那么多次大战,还能活到今天,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战场是最好的老师,论战斗经验对方肯定比她丰富,但老骑士为了建立民兵组织,为了让平民有个栖身之地,变卖了自己的装备,此时只穿着一身破旧的板甲,背着一把普通材质的双手剑,装备这块无疑比凡妮莎差了好几个档次。

    “我是哨兵岭的治安官格里安.斯托曼,很感谢您的帮助,请问您怎么称呼。”老骑士的胡子都白了,满脸沧桑,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重重的痕迹。

    这副尊荣,去掉盔甲,不用化妆,扔到凡妮莎的前世,都可以上街碰瓷去了。

    和那些大名鼎鼎,能够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圣骑士不同,他在那群挂逼里只是很普通的一员,经历过那么多次大战,没被亡灵大军和燃烧军团弄死,绝对是圣光保佑的结果。

    盗贼的隐蔽特性让他没看出凡妮莎的来历,更没看出她的职阶。

    只是把她当做一个路过的富家子弟来招待。

    既然是路过,总要通名报姓一番,好歹让我们知道债主是谁啊。

    自己该叫什么名字呢?现在用咕噜咕噜大王的头衔怕老骑士和她拼命。姓氏变一下,凡妮莎.钮钴禄氏?有名的钮钴禄氏她只记得一个大贪官和珅......灵机一动,她报了一个假名,没说姓氏。

    “霍普,叫我霍普就可以。”

    老骑士以为她是贵族之后,不谈姓氏是不想牵扯到家族身上,也没在意。

    “希望是吗?好名字,西部荒野现在就缺乏希望。”他的声带似乎受过一些伤,嗓音有点沙哑。

    凡妮莎随口又编了一个法师的名字,说自己是离开法师王国达拉然在外游历的年轻学徒,有姓氏、有职业,这个身份来历就比较可靠了。

    现代人编瞎话就像喝水一样简单,她没有一丝道德方面的不适。

    老骑士若有所思,好像听明白了一样轻轻点头。

    这年头信息流通极为不畅,暴风城的很多平民连国王叫什么都不知道。老骑士比那些平民强,但强得也有限,达拉然法师离他的圈子太过遥远,那真是有名的不知,无名的不晓,一点都没看破凡妮莎的谎话。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欠账能不能在月底支付,我会请求暴风城给我一些支援,物资会在月底抵达,到时候就可以先还清您的那部分欠账。”

    本来就是为了收买人心,凡妮莎不在乎那点粮食和肉的损耗,她想要的就不是钱。

    她把一个问题抛给老骑士:“您为什么不带着平民去开垦一些土地呢?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运送一批种子。”

    有地,有人,但为什么不种地养活自己呢?这个问题她很困惑,不弄清楚,她的下一步计划就无法实施。

    似乎不是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老骑士悠然叹息:“那些土地都有各自的主人,他们即使已经离开,但法律还在保护他们的所有权,我只是一个民兵组织的治安官,不是法官,无权剥夺法律和国家赋予他们的土地所有权。”

    他的话有点绕,凡妮莎低头想了一会,又用她那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进行了一番验证。

    事实真相让人惊讶,这个穷得已经开始吃土的地方竟然还有地主阶级的存在!哪怕这些地主都已经跑了,但老骑士还在严格执行国家的律法,他依然认可那些土地归原主所有,既然土地有主,自然不能带着平民去种植,因为这是违法的事!

    凡妮莎目瞪口呆,前世她就对西部荒野的情况有点看不懂,现在算是明白了。

    不该由大范和前身的凡妮莎来背负所有罪孽,老骑士在这里面也有一份不大不小的‘功劳’。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3/3135/18840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