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公子巴入蔡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新蔡的粮食优先供应部队,军管配给制之下,楚国降卒也不傻,除了一部分老家在江汉平原的,只要是云梦泽一带的兵卒,都选择了重操旧业。

    加上云轸甪从中调和,楚国降卒对于李解的抗拒性其实远没有“淮上列弱”来得大,毕竟“淮上列弱”为了保证国家主权的独立完整,本能地会提防不少,哪怕明知道没什么卵用。

    “这个月大概会消耗多少粮食?”

    李解翻了翻账册,收支非常不平衡,幸亏很早就调动了大量布匹来迷惑新蔡军民。哪怕麻布、绢布并不能吃,但会产生一种李解兵强马壮的错觉。

    都兵强马壮了,粮食能算个事儿?

    “七万五千石。”

    抹了一把汗,羽扇疯狂地扇风,

    在淮水上疯狂奔波的公子巴,一个月之内往来江阴邑、逼阳国、淮中城、白邑、新蔡,人暴瘦十多斤,整个人看上去,就快要往贾贵那个形象发展。

    丑爆了!

    “首李,这次淮水筹措粮秣,夏粮能入账四十万石,加上随、唐几国借粮,以及江阴邑的十万石出头,能撑两个月。”

    “唔……”

    李解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来人!”

    “是!”

    “沙南、沙西到了没有?来了让他们直接过来报到!”

    “是!”

    “首李,到了新蔡,我发现本地狩猎队效率极低,这是为何?”

    “织网不行,再者蔡人体力远不如鳄人、勇夫,两相抵消,还不如等着救济,等着秋收。”

    优秀的战士,才是优秀的猎人,而蔡人的组织纪律根本没有受过调教,怎么跟鳄人、勇夫比?

    别说鳄人、勇夫,就是跟义士、义从比,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此,确实需要沙南、沙西。”

    “我写一封信给妘豹,让他前来新蔡。”

    “逼阳国怎么办?”

    “我还是逼阳国相国,委任你为相国左史,到时候找妘豹盖个章。”

    李解又道,“眼下要稳住淮上,妘豹善守,又管理过一国人事,他来主持淮、汝事业,也能缓和我跟‘淮上列弱’的关系。毕竟,逼阳国之君,听上去就要温和得多。”

    心理暗示罢了,都会觉得妘豹也是个小菜鸡。

    但实际上妘豹菜吗?只不过妘豹超越了有限的眼界,已经看到了逼阳国的未来,所以早早地给逼阳国安排好了后路。

    像逼阳国这样的小公司小企业,就算一时业绩好,但那是受益于市场风向,恰好踩在了浪潮上。一旦市场变动,就是死在岸上的浪。

    不被大吴国际收购,也会被宋国有限公司吞并,那与其跟宋人那帮废物混为一谈,还不如做吴人呢。

    至少够野够劲啊!

    还有李解这样的大佬撑腰,而且不出意外,大佬马上进化成巨佬。

    时代的风潮,在顶级精英眼中,已经有了雏形。

    列国纷争,在经历了大国的权力交接之后,蛰伏安稳的和平期,最多有个十年,了不得了。

    十年,霸主级大国的新君,也可能成年了,崭露头角,峥嵘初显。

    十年,大国强国的实力也积攒够了,秀肌肉没用的时候,就得摔跤!

    “淮上列弱”,只有极少数的精英有这样的清醒认识。

    除了跟国家同呼吸、共命运的公族血亲,剩下的精英阶层,真愿意以死殉国的,寥寥无几。

    “让我去逼阳国?”

    公子巴顿时有些纠结,“首李,我不通军事,万一齐鲁借机发难,如何是好?”

    “有沙东、沙哈在,你不用怕。大夫阳巨也会配合你,你要做的,就是把逼阳国打造得固若金汤。我对你的要求,就两点:高筑墙,广积粮。其余的,不用管。任齐鲁还是宋卫前来挑衅,自有沙东、沙哈来应付。他们除了打仗,别的也不懂。”

    拍了拍公子巴的肩膀,“我一再说的,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王孙虒登基按天,逼阳国和郯国,就会请求内附,我会举荐你为逼阳大夫。可能逼阳国会更名,但县师大夫这个位置,你的。”

    “多谢首李栽培!”

    公子巴一听顿时大喜,尽管他现在也能称作“大夫”,但含金量不行,针对的还是淮夷,贡赋都不用缴纳的地方大夫,其实根本不能算体制中人,只能说半个体制。

    江阴邑系统在大吴国内部,本身就不受待见,想要搞什么名头,都是内部自说自话,吴国中央并没有搭理的意思。

    吴威王勾陈在世时,重点也是拉拢李解、培养李解,只是世事难料,公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国际形势急转直下,原本跟北方霸主晋国的“吴晋互王”,颇有点国际笑话的意思。

    若非晋国权臣魏操“力挽狂澜”,能够清晰地认识到跟吴国闹翻没有任何好处,还需要国际声望来支持国内镇压,“吴晋互王”本来应该是彻底破产的。

    尽管现在跟破产,也差不多。

    “淮上、江北接下来的几年,应该都没有大的波折,想要再出现大规模的战争,可能性不大。”

    谁都要歇一歇,李解就算精力旺盛,可真要是打完高尔夫球又打篮球,然后躺下来还盘两把玉,早死了……

    不过,军事摩擦和外交互喷,还是要有的。

    其中一个导火索,就是《爱莲说》,我李某人爱莲啊,齐侯你觉得吼不吼啊。

    暴躁齐侯就算要来跟他李解掰腕子,他娘的也得经过鲁国!

    鲁国就是再傻,也知道“联吴抗齐”,从历史传统上来说,齐鲁互殴多年;从未来期望上来说,吴国中央远离北方,而齐国划船就能到鲁国来吃个煎饼,只要吴国王命猛男江阴子发明了铁板,山东杂粮煎饼不是梦!

    “可是首李,郑、蔡不平,淮上未必安稳。郑国乃中夏之国,又有卫、蔡、晋、陈之亲,倘使舍得,借兵复仇不是难事。”

    “此事,我已经有了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

    李解表情显得极为诡异,公子巴很熟悉这“邪恶”的笑容,想当初,公子丑送给他的牛车,车被抢了,牛被吃了,虽然牛肉挺好吃的,但牛终究是被吃了。

    自己被倒吊在柳树下,最后看到了李解这张一毛一样的笑脸。

    “之前让沙哼为特使,就是要看看,蔡侯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说着,李解面露不屑,很是玩味道,“现在,蔡侯是个什么货色,已经摸清楚了。明天,就让郑、蔡两国老实个几年。”

    尽管语气平静,但是公子巴还是听出了李解口吻中的疯狂,顿时劝说道:“首……主公!切不可以身犯险!”

    “怕什么?你跟老子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老子是受命于天?!”

    “……”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8491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