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姬甲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谨慎行事依旧是贾贵的风格,但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的贾贵遇事则怂,现在的贾贵,可不会怂。

    见二三人隐隐有从燕甲两侧蹿出来的姿态,贾贵不慌不忙,一手倒握吴钩剑柄,一手往一侧作了个请的姿势:“请。”

    此时的贾贵,形貌依然丑陋,举止仍见猥琐,但是眼神之中的镇定,却是半点不掺假的。

    “贾队长勿怪,此乃家人。”

    燕甲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拱了拱手,行礼道歉。

    只是贾贵却依旧面带微笑,看着燕甲,也不废话。

    燕甲见状,一咬牙,低着头,从贾贵一侧走了过去。

    那两三个易装武士正要跟过去,却听蹡的一声,吴钩出鞘,倒握吴钩的贾贵笑眯眯地看着这几人:“诸位,留步,上将军只请燕君一人。”

    顿了顿,他又很是郑重地追加一句:“止一人。”

    吴钩和寻常的佩剑有着极大的不同,它是弯刃,在这年头,绝对算得上“奇门兵器”。

    只不过,贾贵对吴钩并不感兴趣,他更喜欢获得一把江阴邑特产的铁制砍刀。

    能搞到这种兵器当贴身武器,那说明在李解那里的地位,就是亲信中的亲信。

    目前鳄人之中,也只有大队长这一级才有装备,剩下的,也都只是制式吴钩,属于姑苏特产,当然还有一部分,是江阴邑贴牌……

    这一批吴钩,还得追溯到原太宰子起还在捞双份外快的时候。

    走在前头的燕甲,没敢回头,他怕回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家臣被贾贵砍死。

    紧张无比的燕甲强制镇定下来,等到贾贵跟上来之后上了马车,燕甲这才松了口气,应该是不会死人了。

    “燕君,请。”

    “有劳贾队长。”

    驾车离开之后,一路上,第十八鄙的客商、客兵出身的劳工们,都是一脸的诧异,等马车远了之后,才有人飞快地交头接耳。

    “那形貌丑陋之人,居然是义士一大队的大队长?!”

    “如此猥琐之辈,竟是贾贵?!”

    “猥琐?!呵呵,当真是有眼无珠,二三子莫非未曾看见贾贵手持之物?乃是吴钩!”

    “……”

    一时间,热闹的工地上,又开始流传着“贾贵仗吴钩”的传说,吴钩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佩戴的。

    贾贵能够一柄吴钩在手,还能震慑三个燕国武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家贾贵贾队长,平日里是低调……

    至于以往贾贵为什么名声不显,这就无人去深究了。

    反正要是告诉他们贾贵以前还是个光荣的掏粪工人,这帮工地狗也会把现在的贾贵洗成掏粪美少年……总之,贾队长在无意间,成了第十八鄙不少劳工们的偶像。

    毕竟,反差萌啊。

    一个如此猥琐丑陋的家伙,居然还能仗剑退燕士,这绝对很符合不少底层倒霉蛋的心理补偿需求。

    人们需要一个英雄,草根英雄,而贾贵,就是这样的存在。

    总之在颜值上来说,鲜有人会觉得贾贵很美,更不会觉得自己不如贾贵美甚……

    贾队长自然不知道这帮劳工们的复杂心态,此刻,他安安静静地驾着马车前往作战司令部,李解交给他的任务,是把燕甲带过去。

    一路上,本以为会跟贾贵攀谈一番的燕甲,却发现贾贵全程一言不发,顿时让燕甲又紧张起来。

    马车终于抵达了作战司令部门口,下车之后,前去停车的贾贵在车上冲燕甲道:“燕君,多事之秋,还望诚实。倘使诓骗于上将军,汝当知猛男威震……”

    言尽于此,也算是非常讲江湖道义和良心了。

    冲着贾贵,燕甲很是真诚地行了一礼,目送贾贵驾车离开,他这才迈步进入,跟门口卫士通报之后,很快就有鳄人亲卫出来,将燕甲领着前往办公室。

    整个作战司令部,就是以前的蔡侯宫室,正殿没啥卵用,成了仓库,偏殿倒是成了办公厅,开会什么的,也都在这里。

    蔡国国君的人均居住面积……相当大,反正李专员寻思着,自己要是没有三五十个后宫,恐怕是塞不下的。

    话又说回来,这蔡侯的住处,居然有这么多空房间,李专员也有点鄙视这个蔡国国君的。

    当国君菜鸡也就算了,当男人也这么菜,真是令人失望。

    哪像他李某人,哪怕盘玉盘不动,撸蛇撸到虚脱,打高尔夫球昂首阔步进场腿软扶墙出场,他照样贯彻自己的爱好,坚定不移地贯彻!

    蔡侯这个家伙……鄙视。

    “报告!”

    “进来。”

    “首李!第十八鄙‘五鄙长’燕甲前来!”

    “嗯。”

    又写完一张a4纸,李解最后签了名,然后盖章,将a4纸收拢起来,摞在一侧,这才抬头看着一脸紧张的燕甲。

    见此人这种大热天还把须髯打理的一丝不苟,顿时让他很意外,就李专员长久以来的观察,凡是把须髯打理得如此漂漂亮亮的,无一例外,都是顶级贵族。

    哪怕是“名士”,想要把须髯弄得跟抹了飘柔护发素似的,也很不容易。

    因为保养美髯很考究功夫,还考究人手。

    寻常土鳖,基本上就跟李解差不多,大抵上都是屁股上长毛的感觉。

    “你就是燕甲?!”

    “贱私正是燕甲。”

    “真实身份是什么来头?”

    李解站起身来,拿起办公室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燕甲,一杯自己拿着,然后指了指一旁的藤椅:“坐着说话,不必拘谨。”

    “多谢上将军。”

    虽然神色镇定,但实际上燕甲还在犹豫如何回答李解的提问。

    真实身份……

    正犹豫间,浅浅地喝了一口茶,凉茶意外的好喝解暑,让燕甲很是诧异。

    又喝了一口,就听李解道:“我怀疑你是燕国公子,不过证据不是很多。如果你方便的话,最好自己交代一下真实身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咳——”

    凉茶刚润了一下喉咙,就钻气管里去了,猛地咳嗽了一下,燕甲感觉自己的肺管子立刻就要被自己咳爆。

    看燕甲这狼狈模样,李解却很淡定:“嗯,现在确定你是燕国公子了,不知道是哪个公子?”

    “……”

    掩嘴咳嗽了几下,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燕甲这才抬头看着李解,一脸的苦笑。

    他并非是想要“辩解”一下,而是自从身陷“义军”手中之后,他便了解到,李解这个吴国野人,根本不会轻易地改变自己认定的事情。

    他觉得可以渡河攻蓼城,或许有机会,那么就一定有机会,然后“弃釜登舟,背水一战”,此战,简直把燕甲震的灵魂出窍。

    当夜李解那宛若神明天降的身姿,燕甲同样在蓼城城内看到了。

    叹了口气,燕甲将茶杯轻轻地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起身冲李解躬身行礼:“贱私……确为燕国公子,名甲。”

    “公子甲……”

    李解念叨着这个名字,然后道,“来人!”

    “到!”

    “去叫老公叔、云轸君过来一趟。”

    “是!”

    燕甲见李解这么果断,也是没话讲,索性也放松了起来,竟是又重新拿起了茶杯,喝着凉茶消暑。

    不一会热,公叔勤和云轸甪联袂而至,到了办公室中,云轸甪首先一愣:“燕君在此?”

    “此人自称是燕国公子姬甲,不知两位君子,可知姬甲此人?”

    李解一开口,就把云轸甪吓了一跳。

    “燕国公子甲?!”

    毫无疑问,“逃跑大夫”现在的表现,不像是知道燕甲真正身份的样子。

    有点尴尬的燕甲冲云轸甪也行了一礼以示抱歉,旋即不再说话,一副等候发落的模样。

    “公子甲……”一旁老公叔却是拂须念叨了一会儿,然后冲李解道,“上将军,老朽听闻燕国公子甲为五都大夫逼迫,不得已出逃外国,算算时间,公子甲流亡江淮,倒也不无可能。”

    听老公叔这么一说,李解看着公子甲,顿时就来了精神!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8491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