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太难了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主辱臣死,很正常。

    为主报仇,还是很正常。

    所以返程的“吴甲”一脸懵逼地看着一半姑苏王宫宿卫跟他们辞别,说是找到了谋害公子巳的罪魁祸首!

    然后军中将校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一起报仇,但吴水为首的年轻宿卫们却说,这个仇,只能他们自己亲手来了断。

    这是他们的忠,这是他们的义。

    表态之后,吴水一行人,将自己的左手小手指切了下来,面不改色地用白绢包住,让“吴甲”带回姑苏,带给大王。

    这是他们在表明心迹,他们不是“畏罪”逃跑,而是下定决心,要把杀害公子巳的奸人,千里万里,也要抓回来!

    送到姑苏,挨个放血!

    徐城内外,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怎么吴水去了一趟“州来”,现在听说改名叫“淮中”,回来之后,居然就大变样呢?

    还说找到了死士背后的主谋,这……这哪里来的消息?

    等吴水一行人带着金银细软北上的时候,“淮中”城中,李县长有些纠结:这他娘的邢国都亡了,老子随口这么一说,会不会坑到谁啊。

    想了想,李县长一拍大腿骂道:“他娘的,管那么许多,能坑到谁啊,老子就那么一说,吴水他们能查到才有鬼了。淡定,老子要淡定。”

    淡定之后,感觉两条腿还是有点软,这盘玉技术虽好,可这玉就是硬啊,它盘不软噻。

    李县长再次挑战盘玉失败,练过的就是不一样,成色、耐久、力量、敏捷……不一般啊不一般。

    以前还觉得美女嫱是高难度挑战,现在李县长回想起来,这他娘的不会是美女嫱在故意让着他吧。

    “唉……”

    竟是有点想念阴乡了,想念大大的美旦,白白的美旦,软软的美旦,弹弹的美旦。

    虽然这里也有大大的小青,白白的小青,软软的小青,弹弹的小青,但难度系数不在一个级别上。

    “得让小青早点下蛋。”

    只是教学计划处处受挫李老师又迟疑了起来,“万一到时候她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怀孕,我该怎么解释呢?”

    “嘿,有了。人养玉,玉养人,生养出来一个人,很正常嘛。”

    想通之后,李老师顿时吹着口哨背着手,屁颠屁颠地开始了溜达,淮中城是不能呆了,打不过青蛇精,盘玉技术还得勤修苦练。

    李县长决定先去蓼城,从夏氏、廖氏那里勒索几个绝色试试手。

    等修炼成功,再来和青蛇精斗法,比个高下。

    尽管吴水给李解带去了消息,但是吴水并没有把淮中城的消息带回来。实际上,现在徐城内外,对于淮上发生了什么,还是两眼一抹黑。

    而损失惨重的淮上列国,国内精兵死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现在前往淮上,估计也是累赘,索性准备前行一站,就开始略作休整。

    一是万一淮上打得惨烈,他们就不去蹚浑水了,狗命要紧。

    二是上将军牛逼不解释,他们就不去蹚浑水了,狗命要紧。

    三是蔡国正在狂性大发,他们就不去蹚浑水了,狗命要紧。

    至于国内还有自己的老婆孩子……唉,这年头死老婆孩子不是很正常?连东南霸主吴国,他们的老妖王不也刚死了个儿子?而且差点还是要继承家业的儿子。

    霸主尚且如此,他们这些蝼蚁,苟且偷生怎么了?

    老婆死了再娶,儿子死了再生。

    淡定,淡定。

    “吴国王宫宿卫,当真查得死士由来?”

    “彼等北上,莫非是中原豪杰?”

    “宋国?”

    “呵……子橐蜚无胆鼠辈,此等死士,焉能由此辈操持?”

    晋国大营之中,军将大夫司马们也是在议论纷纷,公子小雀现在整天顶着一张死妈脸,没办法,随着公子巳的嗝屁,他这个铁板钉钉的晋国储君之位……大概率也是黄了。

    现在回国,又是一场斗法。

    甚至已经开始斗了,魏操能不能抗住压力,谁也不知道。

    原本吴晋会盟,是魏操的政治资本,现在问题这个政治资本有点馊,弃之可惜,用得话,就得盯着嘲讽。

    大夫士人肯定是不会像之前那样疯狂支持,毕竟,会盟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从天灾到人祸,该有的都有了。

    不该有的……也他娘的都有了。

    回到国内怎么说?说吴晋会盟大获成功?我大晋正要谱写新篇章?

    这他妈不是扯淡吗?

    睁着眼睛说瞎话!

    当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本身是没错的,可问题是这次吴晋会盟发生了什么?

    会盟昭告天地的五色土台,被大暴雨冲垮了,极品直接为了鳄鱼。

    会盟双方的驻地被洪水冲了,之后驻地内涝,一片泽国。

    会盟的地方发生了大规模的仇杀,还出现了食人事件。

    会盟的一方首脑,被人剁了首脑。

    会盟的另外一方首脑,从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皮包骨头未老先衰的小伙子。

    这种情况下,魏操要是还能在百官面前,厚着脸皮说这一次吴晋双方是受到上天祝福的,保管参加大礼的所有人都会怒吼“我不承认”“我不同意”“我不答应”。

    难啊,太难了。

    只不过,最想掀桌的,绝对不是公子小雀和魏操,在晋人看来,这千里之外的吴国王畿,那位曾经触发“万众一心”的老妖王,这一次不气死,他们心服口服。

    没过多久,就有姑苏的消息流传了过来,整个徐城的晋国人,都是彻底地服了。

    “这……这……这吴国,这吴国……”

    讷讷半天的晋国军将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来以为,姑苏来个讣告,跟大家和和气气走个流程就行了。

    万万没想到哇,讣告来是来了,但是有两个?

    “公子……公子丑自戕于宅中?”

    “那……那何人为吴国太子?!”

    “公子卯?”

    “绝无可能!”

    “公子卯乃是吴王仅存健在之子!”

    “呵,公子卯生不如死,生犹如死。以我之见,只怕吴国会从诸王孙中,摘选良人,以为储君。”

    “王孙?”

    突然晋国人发现,他们对吴国公子还算熟悉,可是吴国的王孙,貌似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这咋办?

    前往姑苏吊唁公子丑或者公子巳?前往鸠兹衡山探望一下公子卯?

    总归得做点儿什么。

    不过有人又隐晦地提了一句:“二三子勿要忘记,公子巳在世时,宴请公子时曾言,江阴子李解,乃是吴国擎天柱。”

    “不错!却有此言。”

    “李解?”

    “此人莫非是吴王留给吴国太子之肱骨?”

    “何不遣人前往州来,一探究竟?”

    “可与吴国骑传同往。”

    “善。”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7456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