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我要冲一波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看着楚国舟师在那里慢吞吞地蠕动,沙皮又忍不住了:“陈公子,这楚军看上去很弱啊,我想冲一波。”

    “沙君之责,乃是守卫淮中。”

    说的也是,想了想,沙皮于是作罢,继续忍着。

    然后楚军派出了斥候,抵进淮中城探查,其中有几个,竟然直接跑到石碑处,看到“淮中”两个字之后,直接砸碑。

    “卧槽!”

    沙皮顿时大叫,“陈公子,楚人下贱,我要冲一波!”

    “沙君,李子曾言:每逢大事有静气。石碑损毁,再造便是。倘使中了楚军激将,岂非得不偿失?”

    也有道理哈,想了想,沙皮眼睛一闭,只当没看见。

    只不过楚军舟师陆续靠岸之后,为首者竟然驾车前来,到了城下喊道:“守城之人听着,吾乃柏举斗士,倘若归降,吾必保汝一桩富贵!”

    “富贵是头驴!李铁柱的种!我在阿瓜那里看过!”

    沙皮嘴里念叨着奇奇怪怪的话,见城下的人还在叽里呱啦,顿时不爽起来,抄起一柄短矛,叫道:“你再吵闹,别怪我出手!”

    城下斗士见状,顿时大笑,他也听不懂沙皮在说什么,只觉得城头守将简直就是奇葩,你倒是让弓箭手出来呢。

    结果就是自己攥着一根短矛,在那里耀武扬威,这哪里有威慑力?

    斗士甚至还驾车绕了一圈,待看到城头一个俊俏公子后,突然一阵心动,连忙停车高呼:“城头君子,不知是何方人士?”

    “我是江阴沙皮!”

    “……”

    “……”

    “陈公子为何这么看我?我是叫沙皮啊。”

    “城下柏举斗士,并非是在询问沙君。”

    “那他是问谁?”

    “……”

    一时间,妫蓁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沙皮解释。

    原本的她,一向是直来直去的,有什么说什么。

    但自从跟“姐夫”李解交流哲学和文学之后,她学会了委婉。

    比如有时候讨论赤诚之道的时候,她不会叫的很大声,而是温柔且小声地跟“姐夫”沟通。

    “姐夫”说过,君子如玉,养玉的过程,需要温文尔雅慢条斯理,像绣花,像作诗,要从容不迫……

    “陈公子?”

    城下柏举斗士倒是好听力,居然听到了“陈”这个字,当即喊道:“不只是陈国哪位公子?吾乃柏举斗士……”

    “闭嘴——”

    沙皮顿时咆哮起来,冲城下吼道:“将石碑复原,否则别怪我短矛锋利!”

    “哈哈哈哈……东吴野人,狺狺狂吠,不知说甚鸟语!”

    “鸟语?”

    沙皮一愣,扭头又问妫蓁:“陈公子,鸟语是说什么?”

    “斗士辱沙君之言,有类鸟语。”

    “他在骂人?”

    妫蓁无奈地点点头。

    “卧槽尼玛——”

    咻!

    沙皮手中的短矛直接投掷了出去,自从上次逼阳之战发现短矛容易碎裂之后,短矛在矛身上进行了加强,破甲效率极大提高。

    玩短矛是沙皮的强项,毕竟“百沙”之地,要是采集能力不强,又不会种地,就只能靠打猎。

    飞梭用来扎鱼,讲究一个快很准。

    沙皮当初就是靠扎鱼技术,才混入了“白沙村”的革命队伍。

    现在,沙皮目露凶光,居高临下投掷短矛,就是当城下叫嚣的斗士是一条大鱼。

    柏举斗士正在御车调转,他也不怕城头野人投掷短矛。那短矛距离这么远,想要规避又有何难?

    更何况车上覆甲,更是万无一失。

    只是破空声传来,急促之间,他竟是没有反应过来,左右弓手和长戈,都来不及保护,就看到一柄短矛,啪的一声断了一截。

    只是,断了的短矛另外半截,已然扎入了斗士的躯体之中,直接穿透甲叶,来了个透心凉。

    噗——

    “斗君——”

    “君子——”

    楚国舟师的大部队都没反应过来,莫名其妙的,突然前方一阵混乱,似乎是亲兵在那里护送着谁。

    紧接着,就听到州来城头一阵鼓号声,沙皮更是大叫:“陈公子!这下我能冲一波了吗?”

    “此乃绝佳战机!沙君旗开得胜!”

    妫蓁惊愕不已,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那含怒一击,估计也考虑不上准头,可偏偏就是把柏举斗士给扎了个对穿。

    这一击之下,沙皮应该是发挥了最大的力道,那短矛击中柏举斗士的时候,矛身还发生了断裂,可想而知其中蕴含的能量。

    “吹号——”

    沙皮一声大叫,接着就是城门打开,鳄人数量不多,但此刻每个鳄人身后,都是两三个中队。

    正当时,又听远处骑传由远及近,马蹄声逐渐响亮,就听骑传对着竹筒就是大喊:“上将军攻克蓼城!蓼城大捷!蓼城大捷!蓼城大捷——”

    此言一出,淮中城中多余出来的杂兵都是兴奋不已,而沙皮更是大叫:“建功立业,就在此时!跟我冲——”

    披坚执锐的鳄人立刻组成了矛头,楚军还在犹豫之间,大部队当真像是被一把宝剑拦腰截断。

    而楚军舟师之中,显然没有柏举斗士之外还能够镇得住场面的人。

    不是没有副官辅佐,但是,那些佐官幕僚,此刻还在船上……

    场面瞬间混乱,城头上,妫蓁拿起望远镜不断地观察,她终于见识到了鳄人的威力。

    哐!

    全副武装的鳄人根本无视对方阵列,藤牌贴身发力,直接撞开一段空间,然后长矛出击。

    整齐划一干净利落。

    嗤的一声,就是数十条楚军尸体。

    效率之高,节奏之强,是妫蓁闻所未闻的。

    “宛丘拱卫之师,只怕也是大不如。”

    感慨之余,妫蓁更是莫名惊诧:“姑苏王师,当时何等强军,方能镇压鳄人?”

    陈国小青蛇犹自感慨着,却见前方鳄人已经带着义从,直接撕开了一条口子,楚军的登陆部队,居然没有一会儿时间,就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

    “杀——”

    “卧槽尼玛——”

    沙皮怒吼着,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吼什么,反正是从首李那里学来的,吼起来朗朗上口,还挺带劲。

    呼吼之间,妫蓁在城头喃喃道:“若是之前沙君出击,许是亦能成功?”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7455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