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给他们勇气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下达的命令是“弃釜登船”,但是从传达命令到执行,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同时李解命令两个大队的义从继续前进。

    然后一人手持两支火把,形成一条长龙,逶迤往西。

    淮水之畔的道路并不好走,此刻,远处的火把倒影着水面,不断地折射反射,形成了一片光亮,在黑夜之中,尤为突出。

    大部队留下继续整队,士兵在各部队长的催促下,飞快地吃着干粮。粽子作为临时军粮,效果非常好,除了谷物类之外,还有豆麦油脂,能量非常高。

    咀嚼声像一群聚集在水草地的野牛,整个河畔,弥散着苇叶、荷叶蒸煮过后的特殊香味。

    “报——”

    蓼城,楚军斥候将观察到的情报,迅速传递给了云轸甪。

    “吴人明火前行,继续向西——”

    “啊?!吴国野人,果然是要攻蔡!”

    “竟是小觑我大楚耶!”

    “云公,此诚乃良机,当即刻顺下州来,复我疆土!”

    正坐的云轸甪目光镇定,但也掩饰不住这种狂喜,忙道:“出兵!复我州来!”

    “遵命!”

    “嗨!”

    淮水以北,李解手持战斧,腰佩宝剑,下达了最后的动员令:“对面就是楚蓼城,我们身后却没有退路,今夜,一战成功,死不旋踵!”

    “出发!”

    夜色深沉,义士们陆续登船,领头者都是中队长大队长,而第一条船上,则是李解亲自坐镇。

    原本心生畏惧的义士义从,见到长官如何勇猛,心中的勇气,顿时再度被激发。

    明明疲惫不堪,甚至闷热饥饿,恨不得想要来一口美美的热羹,然后舒舒服服地合衣而眠,但是现在,却都在一个个咬紧牙关坚持。

    各中队下面的小队长,纷纷跟自己的队员们鼓劲:“我等饥饿疲敝,楚人亦然。上将军战无不胜,楚人云轸甪流窜豚犬,我军必胜!”

    “前方就是蓼城,想要垒灶架釜,吃上热饭,唯有攻克蓼城!用楚人的釜,煮我军之米!”

    “先登城头者,赏百金!黄金!”

    “淮下一片泽国,我等没有退路,唯有死战前进!”

    “舍生取义,前赴后继!”

    起伏的波浪并不强烈,淮水终究不如扬子江。

    站在船头,李解高大的身躯岿然不动,仿佛双脚钉死在了船上,起起伏伏,后方几条船上的队长们看到之后,都是心中勇气大增。

    上将军战无不胜!

    “快了。”

    李解目光深沉,舟船缓缓前进,除了载人之外,还要载物。

    多的攻城器具没有,只有梯子。

    火药带了一些,但不多,关键时候才用,炸开城门这种事情,对付别处还好,对付蓼城不行。

    这里沟渠纵横,需要的是步兵、人手,火药最少要两千斤以上,才有可能埋到城门之下炸开。

    但是,要做到这一切,必须坑道作业。

    坑道作业需要的是时间,而现在,他要兵贵神速。

    “快了。”

    又道了一声,李解宛若金铁的声音,总是能够让周围的士兵安心。

    哗哗作响的水花声响起,河面倒映着星月,时不时又有阴云遮蔽,一阵光,一阵暗。但是隐隐约约地,舟船之间,还是能够看到彼此。

    老熟的撑船工也是见多识广,有些老船工已经四五十岁,本该是年老力衰的时候,此刻却是用古怪的吴地方言说着话:“旧年辰光,大王一路打到郢都去!”

    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觉得眼前的场面,并没有超出太多想象。

    规模庞大的船队,分成了几个批次,密密麻麻地在淮水之上,形成了一个月牙一样的弧线。

    弧线从北到南,逐渐靠近蓼城。

    已经能够看到蓼城城头的灯火,火把在明,守卫在暗。

    簌簌簌簌……

    “上将军,芦苇。”

    “是芦苇。”

    “到岸了。”

    “噤声!”

    老船工站在船尾,轻叩船身,发出笃笃声,不多时,后方跟进的船只,也立刻应了一声。

    笃笃笃笃……

    声音并不大,还不如淮水拍案的声响。

    顺着芦苇荡,缓缓地挤压过去,一条船、两条船,直到船只再也无法前进,船工立刻撑住船身,将船只死死地定住。

    “涉水!”

    船板被抽了出来,直接扔到浅滩上,芦苇荡的断根非常尖锐,一脚踩上去,跟踩着钉子没有任何区别。

    苇叶锋锐,又多蚊虫,这种糟糕的天气之下,更是难受。

    不过李解一马当先,很有经验地将芦苇折断踩在脚下。

    后方士兵飞快地传递着船板,整个浅滩之下,已经有可以踩踏的平板。

    哗哗声越来越密集,李解一把拉住跟过来的六国人:“蓼城城外,可有暗哨?”

    “暗哨三十岗,游哨百余,沟渠之间多有亭长。”

    亭长是负责沟渠警戒的守卫军官,李解回忆了一下蓼城的布防,等到一个大队逐渐集结,互相之间开始清点人数之后,这才命令道:“抢攻!”

    “是!”

    这一支义士大队,大队长是贾贵,贾贵不在,李解亲自带领。

    “长梯组!”

    “有!”

    “盾牌组!”

    “有!”

    ……

    陆陆续续的队伍开始靠近,舟船开始相连,后来的队伍,是通过前军停靠好的船只,才陆续登岸。

    东南方向就是蓼城,大概还有一里的距离。

    行船有偏差,登陆有考量,毕竟要留给部队调整的余地。

    一里路的距离,足够让大部队全部调整完毕。

    “行军!”

    “是!”

    火把已经全部准备好,但是并没有点燃。

    浑身黏糊糊的难受,经历了泥泞不堪之后,体力消耗极大,现在大部队都是靠着一口气在强撑。

    这口气,就是一马当下的李解。

    队伍很混乱,但是很快又重新编组成功。不管士兵是哪个部分的,对上口令,就近原则,小队长直接编队带走。

    十个人就是一队,并不需要队长和队员一定要如何如何默契,这种时候,默契远不如勇气。

    中队长也心知肚明,自己这个“百人将”,搞不好现在手底下的兵,都不是平日里认识的。

    黑暗之中,略微的嘈杂并不能掩盖那种诡异的秩序。

    军官也好,士兵也罢,都憋着一口气。

    疲惫让他们几欲停下,饥饿让他们想要进食。

    但是双脚完全不听使唤,士兵跟着小队长,小队长跟着“百人将”,而中队长们,则是看着最前方的身影。

    “点火!”

    “点火——”

    “点火——”

    蓼城西北方向,一个火光闪烁着,接着,宛若一条长龙,密密麻麻的火把突然冒了出来。

    火光在传递,一个火炬引燃另外一个火炬,庞大的火龙出现了。

    蓼城城头,火光闪烁之间,显然有人影在飞快地跑动。

    “进攻——”

    李解挥舞着战斧,火光之中,他高大的身躯给人以极大的鼓舞。

    “前方就是蓼城,我军没有退路!前赴后继,死不旋踵!”

    一声怒吼,李解顿时的大吼,“吹号!擂鼓!长梯组,随我冲——”

    冲锋号炸裂夜空,整个蓼城内外,都能听到这极为刺耳的啸叫。

    已经入睡的蓼城守军,在困顿之中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而此时,长梯已经勾住了城墙。

    这矮小的城墙,根本无法跟姑苏城相比。

    咔!

    不知道数千还是上万的火把在城外燃烧着,而喊杀声突然传来,整个城头的守军都是吓得魂飞魄散。

    十几二十个长梯勾住城墙的时候,这些守军居然第一时间都不敢过来破坏,披甲持斧的李解爬得飞快,他甲具在身,身材最为强壮,抗住箭矢的概率是最高的。

    虽然危险重重,但是义士义从不比鳄人、勇夫,需要有人带给他们决心和勇气。

    “杀——”

    后方,义从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城头上人影闪耀,一人手持战斧,已然占据城头。

    “上将军威武——”

    “上将军威武——”

    “上将军威武——”

    “杀——”

    冲锋号第二次响了起来,这一次义士也好,义从也罢,竟是情不自禁一起吼叫。

    “前赴后继——”

    “死不旋踵——”

    “前赴后继——”

    “死不旋踵——”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7455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