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来电了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哪怕太康尾田顶着个猪头,李县长的注意力,居然还是被旁边一个公子哥给吸引住了。

    但是,李县长敢指天发誓,他绝对不会对雄性硬起来。

    所以李县长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公子哥是个雌的。

    然后从这个结论反推妫田的种种反常行为,李县长当即眼睛一亮,连忙上前行了一礼:“不知是蔡国哪位公子?竟是如此丰神俊秀、卓尔不凡、气度超群……”

    看李县长在那里叨逼叨逼叨逼个不停,妫田就清楚,这王八蛋一眼就看穿了假到不能再假的“女扮男装”。

    在妫田看来,连朝自己脸上抹灰都不敢的“女扮男装”,摆明了就是春心荡漾。

    哪怕是自家公主,他也这么说。

    反正妫田现在心若死灰心态崩溃,只想赶紧世界毁灭,一切拉倒。

    “陈蓁见过李子。”

    假公子倒也没有被吓到,反而大大方方地行了一礼,还面带微笑地看着李解,“蒙李子搭救,蓁,感激不尽。”

    “不用,不用……”

    李县长眼睛一亮,“公子,李某第一次见公子,为何觉得如此面善?莫不是,你我在何处相逢过?”

    有点意外的陈蓁张大了一双大眼睛,很闪亮的一双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盯着李解,好一会儿,她才道:“李子好色?”

    “正是!”

    李县长拍了一下胸膛,嘭嘭作响,一脸傲然,“不是李某吹嘘,李某生平所愿,唯美色而已。就这么点微小爱好,让公子见笑了。”

    “……”

    “……”

    一旁尾田和妫田听了这臭不要脸又没有志气的言语,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可转念一想,这畜生的志向已经贱格到这种程度了,偏偏他们的战斗力,还不如这头吴国畜生。

    天理何在?!

    妫田的心情是复杂,他突然觉得,李解这个王八蛋的出现,未必是一件坏事。

    至少现在看来,李解越能打越好。

    毕竟,理论上来说,他已经完成了陈侯给他的任务。

    出访吴国江阴子李解。√

    保护公主。×

    “吾同李子,当是初次见面。”

    “如此说来,李某岂非只有在梦里,才见过公子?”

    李县长一双氪金狗眼已经开始放电,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台大功率马达,总得做点儿什么。

    淮中城的“老婆”大了肚子,本来就是一肚子的火,这次出来,也就是发泄发泄的,顺便干一下蔡国人。

    万万没想到哇,还有这样的奇遇。

    “啧啧,啧啧……”

    李县长赞叹了一声,绕着假公子一圈,然后又走到妫田身旁,抬手拍了拍妫田的肩膀,很是满意地说道:“上士田果然知我心意!”

    “!!!!!!”

    听到李县长这句极为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妫田正要张口分辨,抬头一看,却是李解那双完全没有人味儿的眼睛。

    话到嘴边,顿时什么都憋了回去。

    妫田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敢争辩,这头吴国畜生,一定会弄死他。

    “吾为活人,岂能入梦?”

    “公子未曾入梦,焉知活人不能入梦?”

    盯着妫田,李县长也就是随口接了一句。

    毕竟多年工头经验,抬杠有时候也算是一种本能。

    只是之前不需要抬杠,因为谁抬揍谁。

    出国之后更简单了,谁敢抬杠就搞死谁。

    但是现在,一个顶级白富美在这里,李县长怎么舍得打死。

    这以后还要用的。

    私人物品,当然要精心保养,细心呵护。

    公家的嘛,那肯定是随便造了。

    “咦?”

    陈蓁眼睛一亮,明眸皓齿都增添了光彩,浅浅一笑,很是意外地看着李解的背影,“李子之言,发人深思。”

    “深思个……”李县长脑袋立刻过了电,他突然有点感觉了。

    曾经他有个相亲对象,聊别的都不行,但是一聊文学,嘿,这就有了戏。

    为此,当年的李工头也吹过牛逼,说自己也在杂志上发表过文章,这让相亲对象很是惊讶,佩服不已。

    然而实际上李县长只是写过一篇《关于二次水洗若干技术要点》的文章,纺织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嘛,基本操作。

    眼珠子一转,李县长轻咳一声,神色淡然,站在妫田身旁看着陈蓁:“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李某这点微末思量,都是因为有上士田如此友朋在侧啊。”

    妫田差点就感动了,但是不管是差点感动还是感动,反正妫田哭了。

    挤出了一个微笑,看了看太康尾田,看了看假公子,再看了看李解。

    笑,一定要笑,一定要面带微笑。

    妫田头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居然是如此的艰难。

    不应该的啊,自己好歹也是妫姓陈氏,年纪轻轻,就成为陈国旅贲中士,前途一片光明。

    想当初,“桃花姬”外出,他还有护送之功……

    想到“桃花姬”,妫田又一次哭了。

    眼泪根本止不住,因为他已经听好些个义从在那里聊天,说是跟着上将军来的捧酒侍姬,已经怀有身孕。

    呵呵,或许不是“桃花姬”呢?

    想到这里,妫田竟是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看得太康尾田都感觉自己的双颊不痛了,甚至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心痛。

    换位思考一下,尾田感觉自己会自杀。

    当然了,如果有人拦一下的话,肯定也会继续苟活。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陈蓁眼睛一亮,竟是行了一礼,“李子之言,发人深思。”

    “说过了。”

    “嗯?”

    “公子适才已经说过这句话。”

    见李解一本正经解释了一下,陈蓁显然是笑点有点奇葩,竟然掩嘴笑出了声。

    甜甜一笑,李县长感觉自己都要被甜的齁死了。

    卧槽……这妞……有毒!

    “公子,我还有很多骚……很多感想,不若公子移步淮中城,我等细细交流?”

    “君之所请,吾之所愿。”

    “嗨呀!太好了!”

    这种女文青,贼鸡儿好对付啊!

    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不方便硬起来,李县长当场就要表示表示。

    高质量的女文青极为罕见,反正李县长做工头那会儿,遇到的女文青,差不离都是攥着钢丝球的富婆,好些个文艺青年,都被搓的欲仙欲死。

    不过事后总归也是有快乐的。

    书中自有黄金屋嘛,文艺青年的情怀,难道会比金钱差?

    可惜李县长卖相不行,不符合很多女文青的审美,这导致李工头只能继续跟钢筋水泥打交道,而不是钢丝球。

    回想往事,李县长不由得感慨万千:“逝者如斯夫啊!”

    “李子所言是指……”

    “噢。李某观颍水涛涛,甚是感慨,这往事不可追,犹如这流水一般,一去不复回啊。”

    “李子之言……”

    “发人深思,发人深思,我懂,我懂。”

    李县长整个人都愉悦起来,对陈蓁道,“公子,不若移步李某战场,你我寻个地方,好好深入交流。”

    “正有此意!”

    “好!姑……公子真是一条汉子!”

    “?????”

    “噢,李某的意思是,公子气度,犹如星汉,真是令人赏心悦目。”

    “李子过奖。”

    微微欠身,陈蓁心情陡然好了不少,面带微笑,负手前行。

    尾田和妫田正要跟上去,却见李解双手一伸,将二人阻隔在后,然后二人就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李某不曾邀请两位吧?”

    “……”

    “……”

    两个陈国贵族,都是吓了一跳,看了看往前走的陈蓁,看了看浑身煞气都要喷出来的李解,两人都是情不自禁抱拳行礼,躬身在后。

    等李解往前走之后,两人也没有跟上去。

    妫田和尾田面面相觑,双方都是松了口气,又是眼神充满着无奈。

    “如之奈何?”

    “呸!若非汝走颍水东岸,岂有今时局面!”

    “陈田!你休要一而再、再而三放肆!若非汝引吴国猛男前来……”

    “猛男不来,蔡人莫非靠太康尾田的勇猛就能吓退?哼!”

    说罢,妫田拂袖离去,只是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自己该如何自救。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7455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