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扭曲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薛国一事,李子何以教我?”

    “教什么?薛国无礼,故伐之。”

    李县长直视戴举,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再者,薛侯见我义军披靡,故心往之。遂来逼阳作客,小住时日。”

    “噢?不知戴侯小住时日,此时日……是多久?”

    “也许三五天。”

    “唔……”

    “也许六七年。”

    “……”

    陪着李县长坐下手的大舅哥脸皮抖了一下,想笑,但大庭广众之下,笑出声实在是有点不好,于是乎就憋着。

    只是宋国跟来的人都是一脸懵逼,好几个懵逼之后,居然在那里嗤嗤地偷笑。戴举顿时觉得无比丢人,平白被人羞辱了不说,己方的外交官,居然这么废!

    也不好现在抛开正事儿去教训小弟,戴举忍住了不爽,正视着李解:“薛国乃宋国盟邦!”

    “现在不是了。薛侯跟我相谈甚欢,其言薛国虽小,亦知‘仁义’,故不愿同‘不义之国’为伍。戴子乃谦谦君子,当成人之美啊。”

    “你!”

    “哎……戴子切勿动怒,于李某所见,宋国上下,君非仁君,但臣嘛……倒是忠臣林立。尤其是戴子,诚乃宋国‘劲草’啊!”

    “……”

    很是无语的戴举只能忍着,他不能跟李解争辩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

    现如今,的确在宋国内部也在流传着傅人传唱的两句话。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这话不是别人讲的,就是眼前这个野人头子说的,是在夸他戴邑大夫举!

    还别说,因为朗朗上口,“正义联盟”内部对戴举有欣赏之心的人也不少,如今戴举的外号,就是“宋国劲草”。

    言外之意,就是其余的都是枯枝败叶烂草。孬田出好苗儿嘛,这戴举,如此铮铮忠臣,的确是好苗儿。

    一个“宋国劲草”,绝对当得起。

    这多少也让戴举更受重用,尤其是现在宋国联军已经到了一种可能会崩溃的地步,万一傅人再爆种一下,一波车过来,在防御阵地上也有建树,那宋国真是到了面子里子都丢光的地步。

    现在,至少还有点里子。

    子橐蜚虽说也认为自己丢人丢到了国际社会,可好歹还有戴举能够挽尊。毕竟,一个国家能有如此铮铮忠臣,也说明国君的魅力值不是负的。

    而且戴邑大夫手底下也没多少人了,戴氏子弟跟着前军一起,被打的干干净净。固然老家还有的剩,但戴邑务农的子弟,能跟从军的一样么?

    要知道,戴举多年培养出来的下级军官,全都没跑出来,李解麾下的豺狼虎豹,一通剥皮拆骨,吃得干干净净!

    “李君,宋国此次前来,是带着诚意的。诚如李君所言之诚意。”

    “哎……其实李某看重的,如今不是诚意,而是戴子你这个人啊。”

    “……”

    听了李县长的话,戴举一口老血憋在喉咙里,可明知道这个家伙是仇人,还是得忍。

    “呵……”

    戴举挤出一个笑容,冲李解拱了拱手。

    “还好不是‘呵呵’,戴子果然是正人君子!这等人物,实不该为宋国之臣。天下大国,何处不能去得?戴子,李某心痛啊,李某……为戴子可惜啊。”

    伸手轻轻地案桌上拍了拍,“宋国之君薄情寡义,这等刻薄之君,不能成事。戴子有没有考虑前往吴国看看?我大吴虽说久居东南,又野性十足,然则毕竟是姬姓血脉。所谓根正而叶茂,戴子若来我大吴,必是翠绿大叶!”

    “……”

    “……”

    两边的外交官们都懵了,卧槽这联合国总司令的形象有点诡异啊。

    在场的人中,最壮最能打最丑的,应该就是他,可这漂亮话说起来……怎么一套一套的?不要钱一样地往外掏?

    下首坐着的大舅哥商无忌神情严肃,飞快地记录着什么,旁人见了,只当傅人书记官着实专业,绝对可以去做史官,太一丝不苟了。

    然而大舅哥现在小本本上,记录的都是骚话。

    商无忌也下定了决心,以后开会的风格,就照着老板来,多少都能把人给糊弄住。

    就算对手不懵逼,自己认一脸懵逼,也是好的。

    没看小弟们都是一脸佩服吗?

    陪同谈判的列国将军大夫们,也是停止了交头接耳,双目圆瞪地看着上将军。

    万万没想到啊,上将军这口舌,居然灵活到这种地步。

    “李子好意,举……心领了。然则举为宋人,非吴人也。”

    不卑不亢的戴举,仪态着实令人欣赏,哪怕敌我关系非常明确,列国将军大夫们,也已经琢磨开来,等战争结束之后,宋国什么鸟毛都可以不交结,但是这个戴邑大夫,绝对要联络联络。

    这种人,光靠这场仗打出来的名声,就足够掌权了。

    只要子橐蜚不想死全家,肯定要大力重用这种没根基的忠臣喽。

    让他咬谁就咬谁,保管不带重样的。

    “唉……可惜、可叹、可敬!”

    李县长一脸惋惜,然后又流露出了佩服的眼神,冲戴举拱了拱手,这才道,“戴子不能入吴,非戴子之损失,实乃我大吴之损失也。”

    下座大舅哥耳朵一抖,赶紧给抄了下来,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不等列国将军大夫们喝彩,就听李县长又道:“吴国同戴子失之交臂,犹如君子见艼兰而不可得。唉……”

    这骚话一出口,列国老铁们顿时双击“666”,都是发自肺腑的那种。

    “彩!”

    “彩!”

    “上将军为国惜才,戴大夫忠于母国,皆乃佳话,佳话也!”

    ……

    等列国将军大夫们吹得累了,李县长才停止把嘴巴咧到脑袋后头,收拾了相当丑陋的表情,扭头看着戴举,道:“戴子,你我虽不能同朝为臣,又各为其主,但李某敬你风骨,愿交你这个朋友!”

    “举,不敢当。”

    戴举又是一礼,神色郑重看着李解,“李子,今日你我是为国事,非为私情!”

    “说的对。”

    点了点头的李县长突然眉头微皱,总觉得戴举这话乖乖的,什么叫“非为私情”,妈的,跟老子有私情的,那都是母的,不可能有公的!

    不过虽说有些怪异,也不影响。

    李县长轻轻地拍了了一下桌子,然后扶着案几,看着宋国使节团:“条件呢,跟上回差不多。地,肯定是要割的;财,肯定是要赔的。除此之外,我大吴国商队进出宋国,宋国当以宋国商人视之。治外法权……就不要了,有点过分。”

    “……”

    “……”

    他这番话说得太快,两边的人除了江阴邑出来的,也就只有逼阳国本地跟李解打交道多的贵族才听得懂。

    就这么一个小插曲,列国将军大夫们都是心中暗道:果然是野性难驯,终究是蛮横野人罢了。

    李县长不是没看到众人的眼神,但他都习惯了。不是现在习惯的,以前做工头那会儿,什么样的冷眼甲方没看到?

    各种装逼打脸故事中的反派嘴脸,全都冒出来过,只可惜李工头的世界有法律管着,不能玩匹夫一怒杀个痛快。

    要不然,就李工头受过的窝囊气,扔装逼打脸故事里,获得过一章节算他输。

    冷眼嘲讽也好,刻薄言语也罢,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唾面自干这是个成语,但李工头当年有些个同行,那是当日常来过的。于是乎,再有良心的工头,也得扭曲起来。

    只不过李县长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纺织学院的优秀毕业生,所以不一样,他不扭曲。

    他扭曲别人。

    跟李工头互相伤害的甲方有很多,同样的,李县长“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准备跟这帮天生扭曲的贵族们继续互相伤害。

    谁怕谁啊。

    列国卿士贵族瞧不起他,他内心连点波澜都没有,当然装还是要装出一副受辱不甘的模样,不过不是现在。

    演戏嘛,大庭广众之下演一点“惜才”“爱才”的戏码就行了,现在自己当老板,还是比较大的老板,性质不一样。

    至于事后,跑营帐里作“无能狂怒”状,大概是最好的,列国大夫将军们,肯定会内心暗爽,然后聚众嘲讽。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后干起来,直接就用“泄愤”这个理由,绝对够充分。

    舒龙国之卿士嬴剑,把祖国给灭了,就是这理由。

    当年吴国太宰子起跟着他老板去摩擦楚国,也是这理由。

    配合得久了,大舅哥商无忌这时候面色坦然,放下纸笔,然后道:“泗水以东,薛国以南,皆割让于逼阳国。”

    话一出口,宋国使节团都是一阵哗然,但很快就压制住了嘈杂。只不过宋人强忍下来之后,列国大夫将军们开始哗然。

    总之就一个心态:卧槽!

    不“卧槽”不行啊,这猛男的胃口……不是有点大,那是大得惊人。

    薛国以南,那可是把微山都包括了进去。而微山在宋国,地位相当特殊,历代宋国之君可以边缘化微山的地位,但不能矮化。微子这个人,是宋国的招牌,曾经的宋国良心。

    是现在的宋国良心,“劲草”戴邑大夫举完全没法比的,不在一个层面上。

    “可!”

    一声大喝,全场寂静!

    戴举目光凛然,看着李解和商无忌,尤其是商无忌,他死死地盯住,双目血红,俨然就是愤怒到了极点却又依然在压制愤怒的模样。

    忠臣,绝对的忠臣。

    李县长一看戴举这表现,当真是佩服,就宋橐蜚那老废物的模样,居然有这样的大忠臣给他卖命,实在是,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

    跟宋橐蜚比起来,老妖怪虽说是个成功人士,可手底下的大忠臣……哪怕是太宰子起,他现在也跑路了不是?

    有俩越国送的原封美娇娘,还白白便宜了老李,啪啪啪一通打桩,然后就扔到阴乡做职业婢女伺候“正室”“侧室”的夫人们去鸟。

    “这……这……”有个项国落魄大夫目瞪口呆,“这也可?这怎可?”

    明明是战胜的一方,反而失魂落魄患得患失起来。

    而宋国明明是战败一方,谈判代表却一脸的坚毅刚强,气势相当惊人。

    李解寻思着,宋国终究还是个大国,烂船也有几颗钉啊。

    心念一动,李县长突然眼睛微微一眯,肚子里的坏水开始咕噜咕噜冒泡。老李寻思着,既然不能把这个宋国大忠臣搞过来,也很难把他搞臭,那为什么不把他搞得更香一点呢?

    李县长心中百转千回,突然觉得,为什么出钱出力,把戴举扶持成宋国国君,就算不是国君,扶持成权臣,不也挺好?

    想到这里,李县长眼睛一亮,差点就拍着大腿夸个自己三五遍的。

    杀了宋信啊,不杀。

    把宋国的公子们都搞成昏君,多简单啊。就算搞不成昏君,搞得天怒人怨,也没什么难度嘛。

    到时候把李采花运来逼阳国,然后夜里偷偷地带到宋国土地上,让它遛个一圈,然后再回家。

    昼伏夜出的,宋国田地随便破坏,还不是人为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宋国之君失德,遭受了上苍的唾弃啊。

    这种失德昏君,不早点下台退位,留着过年?

    到时候,再鼓动一下商丘国人,就说这戴邑大夫有德之人,为什么不公推为君,总揽朝政呢?

    有声望,有口碑,有财力,还有各种基础……可以搞啊。

    “嘿嘿……”

    李县长不由得笑出了声,砸了咂嘴,很是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戴举。

    不能棒杀,还不能捧杀啊。

    而此刻,坐对面的戴举正死死地盯着商无忌,眼神犀利狠辣,尽显威仪。不过戴举内心却是喟然一叹:若吾归国,为国人所弃也,大业……难成矣。

    感慨悲伤之际,戴举想的就是尽可能在子橐蜚面前捞到好处,给君主背黑锅,也不是瞎背的,哪怕这个“相”只能当一天,他也要当!

    当上了,才能把戴邑子弟拉出来做官,至少要给戴氏一个前程。

    已经打算豁出去的戴举,此刻当真是有点“困兽犹斗”的意思,不管对方提出多么糟糕的要求,他都敢应下。

    至于事后被君主用“卖国贼”的理由给处置,事急从权,也管不了那么许多。要知道,前军被打爆连累戴氏子弟的那一刻起,戴举就不得不另辟蹊径。

    染指军权迂回上位的方法,已经彻底失败,整个戴邑已经很难再培养出那么多低级军官,一切都只能从头再来。大头兵能对他戴举起什么作用?

    想通之后,戴举更是显得有点“疯狂”,那种极尽疯狂的姿态,饶是商无忌还是怀揣胜利者的优越感,此刻,也有点被吓到了。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7455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