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荣辱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好一条大鱼。哈哈哈哈……”

    搓着手的李县长绕着宋基玩味地打量,宋国陈国等几个国家的中士,并非就是低级官吏。卫国、郑国等国家的中士,属于档次不高的官阶,但是宋国因为体制有点特殊,官阶名称还是那个名称,但权力大小却天壤之别。

    讲白了,就是“位卑”而权重,吴国虽然体制混乱,但中士这样的军官,最多就是“百人将”的档次。但宋国最少就是千人,而且是正兵,而且是精锐,而且肯定配备战车。

    像戴邑大夫前进司马戴举,正常情况下,他部队中的中士,可以不鸟他,只向最高指挥官负责。

    “子为大国猛将,岂能辱我至斯?”

    商丘“虎贲”中士宋基很是悲愤,眼神飘忽不定,瞄了一眼李解之后,又立刻耷拉着脑袋。

    “抬起头来。”

    听李解语气和善,宋基以为吴国猛男受了他的刺激,终于要以礼相待,于是心中稍舒,抬起了头。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把宋基的一颗牙齿抽得飞了出来,面部三叉神经当场麻木,宋基第一时间居然没有感觉到痛。

    等好一会儿,那种惊人的痛苦终于反馈给了大脑。

    可是,他又不敢大声地哀嚎,整个人只是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一动也不敢动。

    “装你妈呢?明明是个废物,还装‘士可杀不可辱’?你他娘的带头跪地求饶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尊严可言。辱你这个废物的是我吗?难道不是你自己,不是宋橐蜚那个更废物的国君?”

    呵……tui!

    “来人!”

    “首李!”

    “拖下去,在薛人面前巡游。”

    “是!”

    “发一支箭过去,劝降薛侯。一句话:降者不杀,抗拒从严。”

    “是!”

    沙哼领了军令,立刻驾驶着一架马车,带着两个弩手,前往薛国部队的阵地。

    其实李县长现在率部车一遍,薛国部队就会被全部干死。但没必要,一是他要忙着抓住逃窜的宋国商丘“虎贲”;二是给鳄人、勇夫节省一点体力。

    此次负责打扫战场的,都是弓弩手,大量的短矛重新收集起来,其中一些已经折断或者崩裂。

    “得再重一点。”

    拿起一根已经有了裂痕的短矛,手掌成刀直接一斩,啪的一声,短矛直接断成两截。

    这一手把诸多鳄人、勇夫都吓到了,以为老大已经神功盖世,猛到了这种地步。而那些宋国降兵,则是直接眼睛一闭,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人的血肉之躯,居然可以这么强大。

    李县长随手一扔,正要吐槽这破烂玩意儿就是一次性的,得重新设计一下,不能用“百沙”的传统手艺。结果抬头环视四周,一双双崇拜的眼神看过来,李县长顿时一愣,心中暗忖:卧槽……什么情况?

    不远处,沙皮也拿起一根短矛,手掌成刀,学着李县长就是一斩。

    “啊——”

    捂着手掌的沙皮痛得只跺脚,双手夹在裤裆里缓和着那股痛劲,短矛纹丝不动,还好好地躺地上。

    周围的人更是震惊,那些个宋国降卒,这时候别说反抗的念头,连瞄一眼李解的勇气都彻底丧失。

    李县长回过味儿来,顿时暗爽,负手而立扬着下巴,看着远处的薛城,整个人都要飘了。

    没错,我铁掌水上漂,难道是浪得虚名?

    就是沙皮这个瓜皮还真是皮,这短矛能不能一掌劈断,难道自己心里没有逼数吗?

    此时,薛国的部队已经反应过来,又数量不少的宋国溃兵就是往薛城逃窜的。那些溃兵已经告诉了薛侯,自家中士已经被猛男活捉。

    “啊?!猛、猛男为何在此?”

    薛侯震惊无比,要知道,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李解和戴举谈判之后,就返回了寨墙之中,而且望车看到的情况,也的确是李解没有出营。

    陡然李解冒了出来,如何不让薛侯震惊?

    威震逼阳的猛男李解,薛侯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抗衡,薛国去年就是因为踩了屎,把好大一块地割让给了逼阳国。

    而薛国本身就没多大的地盘,再割两刀,差不多就该亡国了。

    然后只见远处一架马车呼啸而来,车上弓手满弓一箭,只见箭矢射入薛国部队阵中,箭矢上绑着绢布,绢布上有字。

    “君上!”

    “是……是何物啊?”

    薛侯嘴唇发抖,他其实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但是他不敢看。

    “江阴沙哼射来一箭,君上……过目。”

    都不是傻瓜,此刻李解打什么注意,不用想都知道。

    一定是劝降书。

    “唉……”

    一声叹息,薛侯感觉自己真是倒霉到了极点。冬天的时候,他还精神矍铄,现在夏天到了,他却疲惫不堪。

    从箭杆上解下了绢布,展开一看,薛侯又是一声叹气:“唉……”

    绢布上用不知道谁的血写了字:降者不杀,抗拒从严。

    咕噜咕噜咕噜……

    沙哼的马车又是呼啸而过,薛侯寻着声音看去,便看到马车上,有个披头散发的倒霉蛋被绑了起来,绑在了原本应该竖旗的地方。

    “那是……那是……子基?!”

    薛侯勃然大怒,“江阴人何其无礼!”

    然而大怒过后,都是脸色煞白无比惶恐。毫无疑问,江阴人的态度就一个,要么投降,要么就和中士宋基一样,为千万人围观丑态。

    列国纷争,对贵族一向是礼遇有加。毕竟列国之间,多多少少都是沾亲带故。

    然而李县长表示这他妈关老子鸟事?老子的小弟不是破落户就是边缘人物,头马是野人,双花红棍也是野人,白扇子师爷还是反出家门自立门户的,唯一有点血统优越的客卿,还是个流落二十余国讨饭的丑男。

    反正李县长跟列国诸侯既不沾亲,那是也不带故。

    硬要说有点关系,那也是跟陈国,毕竟陈国的蛇精被他降服,现在每天没事干就玩一会儿蛇,精神肉体双重享受。

    但要说玩了一条白蛇就能让他对陈国抱有什么良心,门儿也没有啊,除非陈国之君这个便宜老丈人,愿意把另外一条蛇也送上门,那李县长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以后要是跟陈国交战,可以效仿“退避三舍”故事。

    毕竟不能说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嘛。

    这一点上,李县长还是很有良心的。像越国送给子起的两个美姬,子起这个老家伙硬都硬不起来,自然没办法享用,就白白便宜了老李。李县长明知道这是越国女子,搞不好就是间谍,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扔到阴乡,让她们好好地做小三儿,从旁协助白嫮、美旦、女嫱做事,不也挺好?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这是一个工头的基本操作。

    工地上有点边角料,你不也得弄个桌椅板凳花盆尿壶什么的?

    所以从内心出发,李县长只有跟自己一个锅里捞食儿吃的人,才会给面子。屁股一致嘛。

    至于说天下诸侯的传统,关他鸟事,有种打死他。

    只要能打死他,他没话讲。

    反正只要吴王勾陈一天不死,他在国际上兴风作浪,那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就算有黑锅,最大的黑锅也是吴国来背。

    谁叫他是吴国的王命猛男呢?

    所以现在李解毫无压力地羞辱宋基,对薛国之君的震慑,直接拉到极点。

    薛侯原本可能还会心存侥幸,寻思着自己是一国之君,怎么地也得有一国之君的体面。

    但现在看来,吴国猛男就他妈不是个东西!

    “南蛮野人,无礼!无德!无耻!”

    咒骂了好一会儿,薛侯悲从中来,眼泪直接流淌了下来,他不投降,又能怎么办呢?此刻国家的都城就在后方,可城门紧闭,城头变换。

    已经丢了一个国,如今,无非是再丢一个人罢了。

    “唉……”

    一拍大腿,又是一声长叹,一边抹泪一边叹气的薛侯抬头望了望左右,这些都是他的臣子,现在,也要跟着他这个国君,一起成为亡国奴。

    正当薛侯要做最后的叙旧之时,就听到不远处有宋国口音传过来:“薛侯若降,逼阳城自有豪宅美姬;薛国诸君子若是诚心归附,江阴子亦可保证诸子家宅平安、官爵不换。”

    “……”

    “……”

    忽地,薛侯老泪收歇,再看左右,这些个原本一脸灰败的臣子们,纷纷眼睛都亮了。

    就是……很亮很亮的那种亮。

    “君、君上……”

    有个大夫看上去是个体面人,很忠厚老实的那种,但是此刻,他的微笑,落在薛侯眼中,简直不啻为嗜血的禽兽。

    “君上!”

    “君上!”

    “君上!”

    ……

    一个个声音争先恐后,眼神都是充满了炽烈,纷纷盯住了薛侯。

    “薛国人人皆可降,独我薛氏不可降啊。”

    悲恸之后,薛侯双目紧闭,等重新睁开双眼之后,他擦去了眼泪,朗声道,“然则今时不利,国运不存。薛氏纵使不可降,亦要降!诸君,君臣一场,就此……别过。”

    “君上……”

    “君上。”

    ……

    薛国君臣双方各行大礼,少待,薛侯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昂首阔步走出了薛国部队的阵地,手中托着一只锦盒,这其中,自然是薛国国君的“大权”。

    国君的铜印,就是铜权,“天下王”的铜权,就是大权。

    此刻,薛侯将薛国之君的“大权”双手举起,然后跪于道旁,等候江阴子李解的到来。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又是一辆马车过来,已经略作休息的鳄人,此刻不但没有卸甲,反而又加上了一层甲具。

    长矛如林,弓手阵列。

    薛国部队倒也识相,早早地解除了武装,生怕被鳄人们误会。

    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李解打量着薛侯:“真是个不幸的年纪,人到中年结果失业了,万事休啊。”

    但李县长没有同情薛侯的意思,他做工头那会儿,就见得太多“人到中年万事休”,不管是曾经的理想、梦想、妄想,大部分中年老哥都会选择放弃,为了柴米油盐为了妻儿老小,该认得怂,认了;不该认得怂,也认了。

    这世上选择咬牙坚持乃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中年人,从古至今,无一不是凤毛麟角。

    李工头曾经酒桌上遇到的那些个身体发福头发掉光的,显然不在此列;薛侯,同样不在此列。

    任姓薛氏,说到底就是个祖传的小公司,经营了几百年也没什么模样。依然被此起彼伏的大公司挤压着生存空间。

    也该到公司倒闭,全家苟活的时候了。

    人到中年,薛侯老泪纵横,委屈嗫嚅地发出了很是悲哀的声音。

    “小人敢问李子,老朽妻儿,可在城中?”

    “老君性命,妻儿性命,二选一,老君选哪一个?”

    “还请李子垂怜,保全老朽妻儿。老朽四十有六,足矣,足矣。”

    “嗯。”

    李解点点头,然后缓缓地拔出了腰间的战刀,“便成全了老君心愿。”

    说罢,李解猛地挥刀,斩向薛侯。

    双眼紧闭的薛侯瑟瑟发抖,甚至因为太用力,双眼周围全是褶皱,他甚至牙齿都把嘴唇咬出了血,这最后的生命时刻,用尽了他全部的勇气。

    呼!

    感觉到了冷冽的风,这夏天,怎地也这般凉的?

    薛侯心中想着:亡矣。

    只是等了一会儿,大恐怖虽说来了,却又走了。那冷冽的风,再自己脸上拍了拍,薛侯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李解那极为魁梧的身躯。

    而这个雄壮身躯的主人,正咧嘴冲他笑着:“老君好胆色!李某佩服!”

    说着,李解哈哈一笑,将刀收了,伸出双手,将薛侯搀扶起来:“李某行走天下多年,老君诚乃真英雄!好!好!好啊!”

    不似作假,不像是嘲讽,薛侯战战兢兢哆哆嗦嗦,依然惶恐地在那里打着摆子,他是怕死的,这一点,不作假。

    但是,为了妻儿,这国君的脑袋,丢了就丢了吧。

    “李子……李子……不杀老朽?”

    “解乃王命猛男,蒙大王拔擢于荒野,岂敢越俎代庖,肆意屠戮?老君虽老,亦是君也。”

    言外之意,薛侯也是听懂了,这是要让他去姑苏,去见一见吴王勾陈。

    想起勾陈,薛侯哆嗦得更加厉害,只觉得这一世的阴影,就是两个吴人造成的。

    不过总算活着,活着就好啊。

    “老朽……老朽……”嘴唇翕张,薛侯死里逃生,竟是感慨万千,“老朽多谢李子不杀之恩!”

    这话情真意切,绝对没有掺假,薛侯离开薛国部队的那一刻起,作为薛人的一颗心,就已经死了。

    他不是昏君,臣子也不是佞臣,但他这个君上,却被臣子抛弃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过程也好,结果也罢,就是如此。

    李解听沙哼在一旁说了一通,两人说的是吴地方言,薛侯完全听不懂,但大概也能从几个词汇,猜测到是沙哼在说刚才薛国阵营里发生的事情。

    “薛人投降之后,薛城一应卿大夫之家,全部控制起来。脏活儿……让‘义胆营’去做。我会跟列国大夫将军说瓜分薛国一事,要是列国愿意下场一起捞,那姓贾的就正式重用;要是列国不愿意担恶名,就借姓贾的人头一用。”

    “是!”

    脏活儿让贾队长去做,这要是名声太过恶劣,传出去之后,就说是贾队长贪婪无度,自行其是,杀了一个贾队长,不但清理了薛城势力,还顺势收买了一下人心。

    至于是真收买还是假收买,这不重要,就是一个人心中的理由,过去最好,过不去也无伤大雅。

    逼阳国“二环”以内那些个来“度假”的大夫将军们,要是为了好处舍得一张脸,那有了几十个国家支持,国际舆论就是个屁。

    这叫合法抢劫!

    不服去联合国告我呀!

    沙哼对于“义胆营”并没什么感情,哪怕有些“义胆营”的队长还是他训练过的,但只要李解吩咐把这些“义胆营”队长做了,他毫不犹豫,而且半点压力都没有。

    作为李县长这个团队的核心力量之一,沙哼很清楚,老大盯着的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在等高高在上的吴王嗝屁。

    两次逼阳之战,听着好像战果丰富,但和整个大吴国比起来呢?

    或许在别人眼中,这是痴心妄想。

    但在沙哼眼中,首李无所不能!

    “老君,请上车。老君妻子皆不在薛城之中。”

    “啊?!”

    薛侯身躯一颤,以为之前薛城被攻破,自己妻儿已经完了。

    然而李解笑道:“老君无虑也,老君妻子,尽数在逼阳游玩,小住时日,便一同前往江南,观看姑苏景致,如何?”

    “但凭李子安排。”

    “好!”

    知道妻儿安全,薛侯也不管那么多了,站李解身旁耷拉着脑袋,随便李解怎么处置他。

    李县长现在很满意,想要把薛城搞残,然后震慑宋国,光靠城内的那些商贾,其实没什么卵用。

    薛国有多少家当,谁谁谁家富,谁谁谁家穷,谁谁谁人丁兴旺,谁谁谁女儿绝色,还能有比薛侯更清楚的吗?

    一国之君啊,这样的内奸叛徒,才是最最顶级的!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7455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