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比热闹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没有吴国官方的许可,一般船只想要通航邗沟,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借用小船偷渡。又或者买通沿途城邑的主官,这些主官都有一定的权力可以夹带私货,算是吴国的一项福利,还是公开的。

    实际上这种形式就和外派行者差不多,愿意到国外做使者的人,因为水土不服或者旅途遥远,没有一定的国家财政补贴,光靠自力更生,几乎不可能长期在国外自持。

    而吴国本身又高产海盐、丝绸等等一般硬通货,所以一个使者出国访问,仅仅是自己夹带一些吴国特产,也有非常不错的收益。

    也正因为如此,吴国行者在某些特定线路上,相当的受追捧,而且有大量外国势力收买。可以说吴国双面间谍最多的部门,就是外交部门。

    大部分情况下,吴国在国外的使者,都只是一台懂多国方言的翻译机器,最多还是一台多功能造粪机器。

    至于对吴国的外交加成,可能还不如吴国君臣的一次耀武扬威。

    现如今的吴国能够有绝对的东南霸主地位,都是老妖怪时不时打一场仗打出来的。

    不过除了李解,大多数人都没有统计过老妖怪发动的战争次数,中原诸侯和英杰的印象中,老妖怪就是个战争疯子。

    但实际上恰恰相反,老妖怪主动以及被动参加的战争次数,比现在的宋国国君子橐蜚还要少。

    结果中原诸侯们的印象,就是老妖怪动不动就要跟人干一场,而子橐蜚是个天天被吊打的傻叉……

    统计数据却反应了另外一个事实,老妖怪要么不打,要打,就要打出威风打出用场。

    讲白了,如果打了一场仗,结果啥也不管用,这打了干嘛?

    在李县长看来,去年的宋国,整个就一神经病智障行为。天时地利人和,最多就是占了个人和,然后两军交战,既不知己,也不知彼。

    被完虐之后,尽管自己本身主力不损,可战事结束要善后,又出现了赖账现象。这就是在消费盟友仅存的一点耐心,列国纷争,今天可以跟你搭伙吃饭,明天当然就可以因为你整天蹭饭不掏钱而呼你熊脸。

    子橐蜚该大气的时候不大气,该小气的时候不小气,在李县长看来,这种水平能够成为一个知名跨国集团的掌门人,纯粹是投胎技术强。

    “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邗沟之上的小船,有点多?”

    “似是附近野人?”

    “野人能有良木为舟?”

    好木头用来盖房子打棺材还来不及呢,舍得造船?开玩笑呢。

    邗沟北上能直接到淮县、善道,不走淮河走陆地,也能很快抵达钟离城。钟离城有渡口,能从这里直接穿过徐国进入泗水。

    去年李解带着五十个鳄人北上,最后也是这么走的。

    “首李,要不要抓几个来看看?”

    “不必,这些小舟既然敢不避我们,显然也是不怕有什么把柄露出来。”

    “若是细作,拷问一番,兴许有所收获啊。”

    “南下的细作,真要是能闹出什么来,只管去闹。至于说跟宋人打上一场,等细作回转,兴许战事都结束了。”

    没有搭理这些小船的意思,说不定叫过来问话,就是哪家吴国豪门的船,完全没有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意义。

    只不过,李解却觉得奇怪,这一路过来,邗沟之上的国际友人,着实有点多。

    在淮县略作逗留,发现流言在淮县也是四起,不少吴甲都是忧心忡忡,现在流传出来的消息,就是有人要对公子巳不利。

    而公子巳,很有可能是太子,虽然还没有明说,但吴国内部,已经默认公子巳是太子。

    泗上,曾经的徐国都邑,如今成了吴晋两国共管的国际城市。晋国武士和吴国甲士组成了维和部队,在这里主持大局维持治安。

    毕竟现在的徐国,已经没有了政府,百姓流离失所,很是让两个负责任的国际大国感到心痛。

    随着部队驻扎得越来越多,消耗的物资自然也是每日剧增,除了两国国内的补给之外,还有大量的国际市场采购。

    中原诸侯纷纷化作国际贸易商,将大量本国的粮食、布匹、车架、牲口等等物资,贩卖到泗上。

    短短十天不到,汇聚在传统商路上的马队、车队、力夫队伍,就变得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随着国际贸易商的汇聚,又再度加剧了本地的消费热潮,自然而然地,又吸引到了大量附近国家的娼妓优伶。

    齐国第一时间从陈国的女闾抽调了精干技工,前往泗上火线上岗,即便是三班倒,齐国技工也是忙不过来。

    初步估计,齐国技工已经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达成了“日理万鸡”的成就。主要服务对象,就是有钱没处花的吴晋军人。

    超级大国对武装人员一向优厚,卖命换钱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更何况现在非常时期,短期内的开销暴涨,也很符合长久以来的习惯。

    为了满足短期内的消费需求,齐国女闾主事,临时在淮泗野外招募野女,分别置于泗上两岸,东岸专营吴国,西岸专营晋国,各有七百五十名野女以呈身为业。

    在李县长带着大部队路过的时候,齐国女闾主事,已经从江阴会馆采购了四千五百匹“大红01”,而这些“大红01”中的一部分,就是用来装饰泗上女闾。

    于是乎,原本不愿意对着野女人微微一硬的士人,冲着这高档娱乐会所,也给了三分薄面,三五成群跑去看野女人跳肚皮舞,也挺好的嘛。

    而李县长大概估算了一下,齐国这批货,几乎都没从国内调动物资,纯粹就是让嫖客们掏了钱。

    “这齐国有点意思啊。”

    李县长不得不承认,这年头要说风俗业的发达成熟,唯一指标就是齐国。花样超级多,国外都邑的齐国女闾已经水平很高了,但和齐国本土的顶级技工比起来,都是小妹妹,不在一个档次上。

    根据大舅哥商无忌对齐国本土女闾的描述,其水平大概就是一拳打死牛的钢铁直男到了馆子里,进门才看到花姑娘,就来一句“我好了”。

    短期内能调动这么多资源,然后迅速地组织起这么庞大的技工队伍,齐国的管理水平至少是顶级的。

    而且还能根据需要,迅速调整营销方案出奇制胜,这说明管理团队的灵活性也相当的高。

    管得了技工,就管得了技击,当年被吴国砍了几百个技击,原本李县长还笑话齐国就是个弱鸡,现在看来,不是齐国太弱,而是当年的老妖怪太猛!

    “首李,我看泗上多有列国‘义士’出没,若是我等到了逼阳,列国‘义士’还未至,只怕会有纷乱。”

    虽说江阴邑也没有和当初的列国“义士”来一个约期而至,但个人的道德操守,一般来说这年头讲义气的还是有的。

    现在却有点问题啊。

    李县长眉头微皱,他觉得有点不简单,于是对沙哼道:“要不让孩儿们也去泗上嫖个娼?”

    “……”

    一脸懵逼的沙哼瞬间自闭,他不想说话,并且表示这样很伤士气。

    “出趟远门多不容易,适当的放松放松,劳逸结合,也很好嘛。放心,这钱我包了。”

    “……”

    最终鳄人、勇夫的队长们都拒绝了老大的这个建议,他们现在只想干死宋人。

    李县长顿时大喜,军心可用,军心可用啊。

    只不过晚上吃饭的时候,李县长好奇地问道:“你们能够一心为公,我很欣慰啊,说明我对你们的教育,起了作用。能够抵御诱惑,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进步啊。”

    闷声不响的沙哼终于又开了口:“首李,我等只是想战胜之后,再来享用娼妓。倘使先行寻欢,不利于战。”

    “……”

    这次轮到李县长自闭了,他顿时心头大怒,可又不好发飙,毕竟小弟们的想法很对。这要是先跟齐国技工们战上一场,只怕两股战战,根本扛不起钢枪。

    不过说来说去,娼还是要嫖的,只是顺序调整一下。

    之前李县长想得是劳逸结合,让小弟们爽爽,在泗上玩个痛快,还能跟天下强军好好地交流交流。

    现在不一样了,小弟们只想在宋人那里“牵一发而洞全身”,戳宋人浑身是洞,而不是戳泗上娼妓们的洞。

    李县长有点感慨,短短一年时间,自己带出来的这群脱盲废柴,居然也学会了独立思考,进步之大,实属罕见啊。

    略作休整,顺着泗水之上,李解大张旗鼓,也没有避开列国诸侯的意思,中原诸侯都很清楚,这一次,吴国猛男是准备得妥妥当当,要跟宋国硬碰硬干上一场。

    在周国都邑之中,洛邑有一座天下棋盘,此刻,已经有棋士开始给双方布置棋子,情报贩子们像狗一样流窜在河水、洛水、济水之上,为的就是尽快把双方的战报传递到洛邑。

    “诸君,宋国势大,江阴子亦势大,两强相争,必有胜负。诸君以为,是宋人胜出,还是猛男再震?”

    “私以为,江阴子有备而来,诸国‘义士’响应云从,逼阳国只论兵力,只怕相较宋国,只多而不少。故逼阳国胜算……似事大上些许。”

    “两军交战,只论兵力之多寡,今时岂有吴国称霸?”

    “江淮之国、汉水之国,多有出兵相助,以明‘大义’。江阴子既得天下诸侯多助,可谓得道。”

    “天下诸侯亦曾多助江淮之国,时有楚子成名耶?”

    洛邑的天下棋盘前,列国士人也是齐聚,都是看热闹,只是他们和齐国女闾靠摩擦生热不同,他们更喜欢嘴炮和脑内YY。

    此时此刻,中原诸侯们都想看看,去年“忠肝义胆”的猛男,今年还能不能猛男威震!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4895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