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基本操作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朝中有人好办事呐。

    在姑苏王师如火如荼誓师的过程中,阴乡做成了一笔大买卖。

    说是一笔,其实是很多笔买卖组成的打包合同。

    王师北上平叛的“健旅”军需,其中布衣、鞋履、箭囊等等,外包给了阴乡。下来谈采购的“百司”内官,其中有个小助手叫小杰。

    除了“健旅”,“吴甲”的一些肉食,也是由阴乡提供的,其中就有鱼干。

    因为“野人”生活区,只有阴乡才能提供大量的咸鱼干。鱼干不稀奇,但咸鱼干就稀奇了。

    阴乡咸鱼干用的盐,不苦,这是多好的品质。

    不管是人还是咸鱼,吴王勾陈听说之后,就觉得这给个“猛男”头衔,完全莫有问题嘛。

    “明年上苎要多种一些,还有茅草,要学会选育。”

    “是。”

    没有农官指导农事,李乡长不得不亲自指导。没办法,谁叫他读纺织学院以前,常年在家务农呢。

    后来要不是要继承家里的纺织厂,他才不愿意去读纺织学院,天天遛遛狗种种菜,不要太爽。纯粹的村霸恶棍,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谁敢放肆?出点小钱,不照样能让人吹成“乡贤”?

    当然了,再后来,因为纺织厂倒闭了,没办法,只能去念书。

    谁叫念书是翻身的最低成本呢。

    只是没曾想,曾经在学校里毫无卵用的姿势,在阴乡在白沙村,还挺漂亮。

    愿意学姿势的人很多。

    “‘白沙麻布’既然已经有了名气,就可以扩大产量嘛。”

    “首李,人手不足……”

    “人手不足不是问题,难道不能买一些物次价廉的麻布,然后以‘白沙麻布’的名义卖出去吗?”

    “啊?”

    “啊?!我还蛤呢?!这么浅显的道理,你没想过?”

    “可是、可是……这、这会不会……”

    “会不会坏了‘白沙麻布’的名声?”

    “嗯。”

    淳朴的村民们爱好学习,可吃了两天饱饭,居然就长良心了。这让李解很心痛,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这个社会怎么了?

    居然让野人开始拥抱文明,过分!

    “难道你们就不能找‘黑蛟沙’的人去卖?‘黑蛟沙’的人卖次品,没人退货,那自然是相安无事;无人争执,那更是老天保佑。可要是有人退货……‘黑蛟沙’的人干的,你找我们白沙村作甚?”

    “……”

    “……”

    学习姿势的淳朴村民们大脑可能有点宕机,脑袋还没有转过弯来,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眨着眼,好一会儿,才瞪圆了眼珠子:还能这样干?

    唯有一旁“书记官”商无忌表情淡然,这种套路,小意思了。他们商家一直这么干,了不起亏点小钱,败名声哪儿那么容易。

    而且商家的名声,只要愿意掏钱,都能洗回来。

    “咱们白沙村,还能在客户面前指天发誓,咒骂‘黑蛟沙’都是黑心商贩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

    “……”

    正点头的大舅哥商无忌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寻思着老板果然霸气,这“天”也可以糊弄的吗?

    然后又想到,老板经常说自己是“受命于天”,貌似还真有点那个意思。

    你说这个“天”,它厉害吗?

    要是厉害,早该天降神雷收了妖孽吧。

    恢复了心神,商无忌觉得这样也挺好。

    不过抬头一看,却见李乡长双手一摊:“我们也是受害者,对不对?我们的高档产品‘白沙麻布’被人山寨被人泼脏水,我们有什么把办法?我们也很为难啊!”

    “……”

    “……”

    看着李解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商无忌感觉有点窒息,他觉得这个妹夫,一定不是什么“李官”之后,因为他不讲理。

    甚至大舅哥寻思着,会不会李解是运奄氏流落在外的精英血脉。

    “好了,以后就这么干。高端市场我们要争取,低端市场,我们也要抢夺嘛。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是,首李。”

    “大声点!”

    “是!首李。”

    “坚决点!”

    “是!首李——”

    “很好。”

    冬季农业调整和农副产品加工的视察工作到此结束,白沙村欣欣向荣,人民安居乐业,简直就是一片世外桃源,善哉善哉。

    “无忌,子起的回扣给了吗?”

    “太宰起的人昨日就来过了,有几个捧剑门客,不知在太宰起那里地位如何,不过言语之间,似是想要一些好处。”

    “让人告知子起,就说他的门客有人手脚不干净,他会懂的。”

    “这……不至于此吧。”

    “捧剑门客,亡命游侠而已,杀之如鸡犬,何须在意?”

    商无忌点点头,只好作罢。

    那几个捧剑门客,其实等于就是跟车的。太宰府邸的大货车从阴乡拉了货,车上可能还放了“巨款”,那怎么可能只放一个老司机一个会计呢?

    肯定得有膀大腰圆的江湖好汉帮忙押车跟车啊,姑苏虽近,野性难驯的“野人”可是不少啊。

    只是,你说一个老司机来跟李乡长讨根烟抽也就算了,你一个四六不靠的,还想狐假虎威勒索……

    李乡长做工头那会儿,可没见过这么没逼数的。

    果不其然,跟商无忌猜测的差不多,第二天那几个捧剑门客就死了。死因倒不是说法律的公平,而是在食肆跟人发生争执,有个暴躁老哥正吃着呢,突然问那几个捧剑门客:你们瞅啥?!

    不等门客还嘴,暴躁老哥抄起短剑,噗噗噗噗几下,就把他们给杀了。

    然后这个暴躁老哥就夺门而逃,根本没人拦的样子。

    太宰子起让人慰问了一下门客的家属,给了点钱和生活用品,这个事情,就算揭了过去。

    当然了,生活用品都是阴乡出品,钱也有点新,瞧着像是阴乡还没捂热的。

    子起对阴乡猛男这么上道,简直是喜出望外,跟这种人打交道,太爽了。

    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一回,却仿佛多年的“老朋友”,人在两地,神交已久啊。

    入冬的第一场雪,很少冬季作战的部队,罕见地从姑苏出发,直接奔赴长江,准备渡江作战。

    而在白沙村的“大榭”外,李解跪坐廊下,看着稀稀落落的雪花,心情非常地烦躁。

    因为,旦要生了。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4837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