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外出工作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猛男有什么不好?猛男当然好了。

    你看这胸大肌,你看这肱二头肌,你看这人鱼线……喝醉酒的白领老阿姨点赞的手指头根本停不下来。

    可李乡长寻思着,这吴国也没有高档娱乐会所啊?!

    “首李,不曾想太宰起竟是诚笃君子啊!”

    “唵?!”

    啥意思?!

    李解一脸懵逼,老子现在都成“猛男”了,这他娘的还是子起那个老流氓厚道?

    “阴乡外服大王,授之以男、卫,以教化蛮夷。首李,阴乡现在却为吴国之土矣。”

    “以前难道就不算?”

    “二者不可等同。”

    以前当然算,但以前是放养,你“百沙”只要不闹事安分守己的,我姑苏也不会过来打你,最多看中了啥好东西就抢走,不给钱的那种。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姑苏不但不打你,也不会看中好东西就抢。就算要东西,也会掏钱。

    当然了,有条件的,贡赋要正式比照“男”和“卫”两级官爵。

    知道老板是个认知白痴,公子巴连忙给解释了一通。李乡长这时候才明白,这“猛男”和他想的猛男,有点区别啊。

    太宰子起的确是出了大力,帮了大忙。

    所谓“猛男”,就是李乡长以“勇猛”服事大王勾陈,然后大王勾陈就让他以“勇猛”出任办事。

    男,就是任事的意思。

    讲白了就是发你工资让你好好上班。

    “也就是说,吴王还给老子开工钱?这一年得多少钱?”

    “几百石总是有的。”

    “嘿……我他娘的给人开工资那么多年,终于有人给我开工资了嘿!”

    正乐着呢,忽然李乡长虎躯一震,“不对啊!姬巴,照你的意思,阴乡上贡的数量,岂不是要比照吴国的同行?”

    “不不不,阴乡只是外服,岂能等同内服?”

    “什么外服内服的,还口服呢!你就说,给姑苏上贡怎么说?”

    “阴乡自行处置啊,只要大王不曾指定贡赋之数,首李想入贡多少就是多少。若是真要指定贡赋之数,姑苏不会不派使者过来的。”

    “卧槽……这么爽?!”

    “往后,首李也算是大王的人。以‘勇猛’事大王,各地‘沙野’想要收服,也就更加容易。”

    一听这个,李乡长就很爽,整个人都轻飘飘了。

    笑呵呵地拍着公子巴的肩膀:“如此说来,我也算是王的男人了。听着就是有点怪怪的……”

    千言万语一句话,太宰子起厚道啊!

    这拿钱办事的态度,难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真是有水平。

    就冲这个,李乡长明知道他是奸臣,可也恨不起来啊。

    谁叫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呢?!

    唉……惆怅,个人的道德情操,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愧疚的。

    不过“猛男”这个头衔,还是有点出戏啊。

    李乡长寻思着带着小弟们出去开片,总感觉自己会笑场,而别人却一脸的严肃。

    大吴猛男李解在此,谁敢与我共决死!

    好有画面感哦。

    一咬牙,李乡长下定决心,嘁哩喀喳砍人的时候,坚决不吼这一嗓子。

    但是,跟人啪啪啪的时候,那就得吼出来。

    大吴猛男李解在此,女妖精,吃俺老李一棒!

    “嘿嘿……”

    忽地,李乡长笑得很猥琐,让公子巴虎躯一震,后退三步,他总觉得,最近的老板神神叨叨的,瞒着不少事情,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商无忌,都是如此。

    可要说厌恶吧,又谈不上,公子巴感觉在阴乡这里,当真是施展出了自己的才能。

    而且随着阴乡越来越“发达”,他居然有一种“翩翩起舞”的微妙感,嘴皮子功力越来越强了。

    以前作为六国公子,他算个啥?

    现在不但能跟吴国重臣见个面,偶尔还能在吴王面前亮个相,比六国的国君还要嚣张。

    他从阴乡回家招募老乡的时候,那架势,那场面……赞!

    作为“王的男人”,李乡长原先寻思着,就是借个吴王的头衔瞎咋呼一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个人也算是有编制的!

    甭管什么内服啊外服的,都是服嘛。

    反正李解是服的!

    除了王命金牌之外,配套“猛男”的还有一系列仪仗,比如马车啊服装啊佩剑啊啥的,不过这些太宰起没给,意思么……就是让李乡长自己看着办。

    勿以财小而不贪,太宰子起是个有原则性的人。

    要不是最近的计划有点偏差,李解个人意愿上,是很想骑着大象出去溜一圈的。

    那多嚣张跋扈啊。

    过了几天,加上之前的几次情报,陆续的地形概略图出来之后。李乡长直接带着全部“鳄人”和一半“勇夫”走人,说是要去“东沙”视察工作。

    毕竟,“东沙”虽远,也是“沙野”嘛。

    作为“百沙”共主,跑远一点视察工作怎么了?这不显得忠于王命,忠心任事吗?

    哗啦!

    船舱内,李解打开了地图,不是很精确,但是用来指向导航,已经绰绰有余。

    沿途的“地标”都标注了出来,船队前进的效率极高。

    这一次组团北上,和前两次完全不同。

    以精锐为主,“鳄人”带队“勇夫”,每条船都分配了最好的操舟橹手。干粮和咸肉的量相当足,每个“鳄人”负责的“勇夫”小队中,还配有一点点蜂糖,不大的一块,但足够一队人舔上好几圈的。

    很恶心,但是很管用。

    甜味能让枯燥乏味变得平和起来,甚至还能产生一点点兴奋度。

    “首李,东北二十里,应该就是‘东芦市’。”

    “这几天还是东南风,我们应该会提前抵达约定地点。”

    “往北行三十里,有个聚落,到时候,可以弃船换车。”

    几个“鳄人”队长簇拥在李解周围,各自发表了看法。

    李解若有所思,他没想到秋收的时候,过江了还能有一波南风天,因为阴乡的船帆是重新设计过的,借了风力的效率极高。

    所以原本李解和沙东约定的时间,可能会有点提前。

    “盐城城郭之田,如何分布的?”

    “北少南多。”

    “嗯。”

    李解点点头,然后道,“烧北田抢南田,一应工具都准备好了?”

    “此行‘勇夫’都是收割能手,大镰用得极好。”

    大镰是一种比较特殊镰刀,长柄长刃,并且在手柄上加了笊篱,干活的时候,人只要站着飞快挥舞镰刀,就能把稻禾收割成一捆,非常方便捆扎。

    “好!”

    最后确认了一遍,李乡长便道:“继续往北行船,至‘茅沟’休整,随后趁夜焚毁盐城北地农田!”

    “是!”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4837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