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少年努力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阴乡有窑厂,烧的东西特别多,除了烧炭制陶等等作用之外,其它涉及到任何金属加工的地方,都分布在窑厂周围。

    “要你命三千”等各种脑洞武器,都会从这里诞生。

    为数不多的顶级神兵,就是两把大量使用青铜件的滑轮弩,不但用到了偏心轮,还用到了钢。

    受限于材料来源的缘故,李解生产的钢很少,只有两斤不到,但制作两把特制的滑轮弩,已经绰绰有余。

    弓弦使用了混合材料,丝麻胶皮鬃,强度韧性也是足够的。射程令人满意,但精度不可控。

    说到底,制作滑轮弩的思考角度,李解还是从纺织机械上衍生出来的。读纺织学院那会儿,实习课中,就有一种老式的缝纫机,用到了滑轮弩类似的结构。

    这两把弩,一把被李解封存,一把交给了雕,属于沙雕的专用装备。平日里的保养由沙雕负责,不用的时候则是存放在“兵库”,需要的时候,再从“兵库”取用。

    通常情况下,沙雕也不会执行作战任务,但白沙村组织狩猎的时候,他就会用到这把滑轮弩。目前的战果相当辉煌,死于此弩之下的黑犀就有五头。在“东沙”附近,有一支十二头犀牛组成的家族,时常骚扰“东沙”为数不多的田地。

    受“东沙”邀请,阴乡出动了狩猎队,五头成年黑犀,全都死在沙雕的弩箭之下。

    剩下的亚成年和幼年黑犀,则是被阴乡活捉了回去,亚成年的交易给了云亭“五更”和芙蓉“乡老”。

    几只幼年黑犀,被圈养了起来。

    犀牛很蠢,无法进行驯化,不过养它们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等它们长大了好取皮为甲。

    沙雕一时间名声大噪,连姑苏也有人听说“有神射兮名曰雕,出白沙兮鸟兽逃”。

    作为李解之妻,旦的压力很大,两个叔叔没才能,就是个看门的,沙雕弟弟除了给老公打小报告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沙雕弟弟有了“神射手”的名声,这让旦很高兴,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沙雕弟弟都这么厉害了,老公还是不让他上战场。

    “雕啊,你既有善射之能,为何不从‘鳄人’,以奔前方?”

    挺着大肚子的旦,越来越有母性的气息,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她温柔的语调、和善的眼神,都能让任何一个跟她说话的人安静下来。

    “阿姊……”

    听到姐姐的疑问,沙雕很羞愧,他哪里有什么善射的能力呢?这一切,都是姐夫偷偷给他刷的资历。

    他也知道,现在姑苏城,都知道白沙村出了个神射手。

    可这个神射手是怎么来的,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不清楚吗?

    “你……”

    旦见沙雕犹犹豫豫吞吞吐吐,顿时猜测到了一些可能,柔声道,“是解帮了你?”

    “嗯。”

    点点头,沙雕很惭愧地低下了头,“昆兄赐我神兵,这才有善射之名。”

    听到弟弟的话,旦不但没有觉得难过,反而很欣慰地摸了摸雕的脑袋:“既是如此,那便好好做吧。”

    “阿姊不恼?”

    “为何而恼?”

    旦柔和的眼神看着弟弟,“这是阿解对我们的看重啊。”

    说罢,旦的手又轻轻地放在了肚子上:“雕啊,你要好好向瓜学习,阿解说他是努力少年,你也要努力啊。”

    “嗯!”

    其实沙雕也很着急,尤其是看到姐夫身旁新增的美姬,一个个都来头不小,更是内心中有着很强烈的自卑。

    哪怕是曾经和姐姐一样做浣纱女的嫱,她的父亲,也有已经成为了阴乡的市掾令。这仅仅是因为关系吗?更因为嫱的父亲,本身就具有这样的才能啊。

    而把李解捡回来的旦,她的亲族,除了逮鱼摸虾采桑缂苎,根本没有其余的才能。

    所以,沙雕很急,他同样很努力地在学习,李解教的文字,李解教的知识,各种工具的使用,他都在很努力地学习。

    不为别的,只为让自己的姐姐更加安心地住在“大榭”中,也要做一个努力少年!

    离开姐姐这里的时候,沙雕想着要做努力少年,于是就去了养殖中心找沙瓜。

    他打算问问看沙瓜,是怎么让姐夫看重,并且委以重任的。

    “瓜啊,我该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样,让首李重用呢?”

    “嗯?”

    沙瓜正在剥野生茭白,野生的茭白并没有肥大的根茎,只有很细小很细小像小手指一样的内芯,很脆很甜,用来煮鱼汤,是相当美味的食物。

    这些野生茭白,是那些偶遇的少女们送的。

    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属于相当奢侈的吃法,因为野生茭白主要是吃它们的种子,而不是根茎。

    “就是……你是如何做到,让首李特别看重的呢?”

    沙雕红着脸,声音很微弱地问道。

    “首李让我做何事,我就做何事啊。”

    挠挠头,沙瓜有些憨厚地笑了起来,“我很受首李重用?”

    “……”

    有些恼怒的沙雕,一把抓起沙瓜刚刚剥好的野生茭白,拔腿就走,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塞,仿佛这样才能解气!

    好气啊!

    好羡慕啊!

    好嫉妒啊!

    见沙雕突然拔腿就跑,一脸懵逼的沙瓜有些可惜地叹道:“唉,剥到现在,才有这许多……”

    话音刚落,就听寨墙外有几个女子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瓜啊瓜,是愁茭白无人剥,是愁无人相对食,是愁浊衣无人洗……”

    沙瓜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几个少女就各自提着竹篮,到了寨墙之中,也不顾养殖中心的气味大,将竹篮中的东西倒了出来。

    然后一个个找到了小马扎,围了沙瓜一圈,笑嘻嘻地一起剥着新采摘的菱角和茭白,还有一把最后鲜翠欲滴的莼菜。

    吃了沙瓜的手剥茭白,沙雕有些内疚,寻思着自己这也算是羡慕嫉妒恨的无能表现,于是回家找了一盆收集了很久的茭白种子,准备好好地给沙瓜道歉。

    只是返回沙瓜这里之后,看到那画面,沙雕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雕啊,你去而复返,是为何事?”

    “我要去喂李铁根——”

    沙雕端着茭白种子,冲沙瓜咆哮道。

    鲨鱼禅师说

    最后三天,求票求票!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4837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