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训话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礼!”

    随着传令官一声大喝,“哐”的一声,“鳄人”全部立正,站得笔直坚挺,目不斜视,注视着李解的到来。

    换上犀甲的李解捧着头盔,站在了高台上,高台身后是一根旗杆,上面正飘荡着一面大王勾陈赏赐的七星旗。

    其实还有一面九星旗,都是“利于战”的好东西,只不过阴乡级别不够,只能混个七星的。

    “坐下!”

    李解的嗓门,比传令官还要大得多。

    高台下方埋着八只大缸,开口对着广场,然后用竹管连接,李解在上面说话,音量得到扩大释放之后,整个广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实际上,这也是吴国的传统手段,姑苏有伶人为大王献歌,戏台下方,就埋有“多声道”的大缸。

    古代版“环绕立体声”,贼带感!

    哐!

    “鳄人”全员落座,小马扎纹丝不动,场面静谧肃杀,在台下站着的商无忌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

    压迫感……有如实质啊!

    他还算好,而有的人,则是吓得脸色发白,下意识地要转身就跑。要不是反应过来这些“鳄人”并不打算吃人,大概已经是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这些新来的人,是公子巴从六国、诸舒国、英国等几个国家拐来的。

    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才,且都受过传统的贵族教育,只是有的人比较倒霉,在斗争中成为了奴隶。

    像诸舒国,实际上分七个国家,又或者说,是七国联盟。对外和对内的斗争自然就相对频繁,哪怕明明是弱鸡,不但要朝贡楚国,还要朝贡吴国。

    公子巴用十张羊皮,就买到了一个曾经是舒龙国卿士的家伙。

    类似这样的人才,公子巴西行搞来不少,相似的特征,大多都是家门衰败,沦落为“贱人”。

    没有靠山,没有后台,用起来根本毫无压力。

    不过正常说起来,正因为他们已经掉落人生的泥坑之中,否则根本没可能前来“沙野”做事。

    更何况,公子巴当初或买或骗他们的时候,嘴上说的是去吴国这个跨国集团上班。

    一路上也挺和谐美满,毕竟是真去吴国啊。

    结果到了地头,这些倒霉蛋才知道,哪里是去什么跨国集团做金领,分明就是去阴乡农村合作社打杂……

    于是,有的人反悔了。

    公子巴寻思着老子当年来的时候都不敢反悔,就你们也敢?

    怀着满满的恶意,公子巴就这个事情,跟老板说了。

    李乡长当时就大怒,准备把这些不识抬举的狗东西都绑起来,然后用沾了盐水的鞭子狠狠地抽。

    但公子巴说了,这些人超级贱,你用鞭子抽他们,他们只会觉得爽,老板你得另想办法。

    于是乎,李乡长寻思着既然肉体上已经造成不了什么伤害,那就进行灵魂上的拷打!

    全员鳄人!

    那些个倒霉蛋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儿,可当“全员鳄人”亮相之后,他们才知道,自己一开始的轻视,简直是错得离谱。

    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反思,想着阴乡乡帅有这样的实力,怎么地也算是一方“诸侯”了啊。

    阴乡天地,大有可为!

    不过,李乡长开始训话的时候,有不少人当场就两腿一软,一脸的灰白,满满的绝望。

    “小的们!”

    李乡长一声大吼,“想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之前咱们过江,去了鹿邑。跟淮夷狠狠地干了一场,赢得漂亮!但是,咱们也得罪了人!这个人,你们也知道是谁!”

    “咱们得罪的,是羿阳君,公子玄!”

    “怕吗?”

    李解叉着腰,站在那里环视四周,“怕!你们怕,我也怕!可是,怕有用吗?怕能解决公子玄吗?!”

    “不能!”

    因为词汇上的变化,加上语速的问题,公子巴带回来的人,听不太懂李解在说什么。但是“鳄人”却已经能够跟上李解的讲话,看着老大如此平静地说着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原本内心有些惶恐的“鳄人”,居然莫名地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回望一年之前,他们算个啥?

    现在呢?

    这都是首李的神异,这都是首李的功劳啊。

    “既然怕不能解决公子玄,那就只有一条路!”

    说着,李解竖起一根手指,朝天一指,声音拔高了数倍,“打!”

    “打得羿阳君喊痛!打得公子玄喊怕!”

    “今天阴乡的一切,来之不易。你们有的人有了房子,还是‘大榭’;有的人有了田地,还是私田,还是水田;有的人有了妻妾,不是一个,不是两个,不是三个……”

    “一句话!”

    李解又一次伸出手指,朝天点了点,“羿阳君胜,我等一败涂地;我们要是胜了……”

    李解手指朝着前方指了一圈:“有车有房!有妻有田!”

    还处于脱盲阶段的“鳄人”们大部分话都没听懂,但最后一句言简意赅非常明了。

    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双眼圆瞪鼻孔翕张,只是平日里受训不能随便吼叫,但可以鼓掌。

    于是。

    啪啪啪啪啪啪啪……

    掌声经久不息,手拍红了还要拍,“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快活的笑容。

    跟着公子巴过来的几个“文化人”,此刻脑袋里一片空白,李乡长说了啥,他们没听懂。

    但知道李乡长这是要跟吴国公子羿阳君开打?

    打也就罢了,这些“鳄人”居然如此好战?竟然是“闻战则喜”?!

    原本还想用“勇于私斗”来形容这些“百沙”野人,可一看这纪律性,没有命令,连大声呼吼发泄心情都不可以,只能通过规定的鼓掌来宣泄情绪,就足够说明,这不是什么“勇于私斗”的乌合之众。

    这是精锐啊,这是不输“吴甲”不输秦国“锐士”的精锐啊!

    “这当真是‘野人’?”

    有个舒龙国来的,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不可思议地小声念叨着,“这要是‘野人’,那楚国是如何同吴国相争的?”

    “巴啊,这‘白沙’之地,有此基业,当真只用一年?”

    公子巴此刻也是一脸的纠结,寻思着他回老家的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怎么画风都变了?!

    面对老乡们的疑问,公子巴一脸惆怅:“何来一年,吾回六国时,尚无如此劲卒……”

    “……”

    “……”

    姬巴的老乡们顿时丧失了继续说话的勇气,一个个陷入了自闭,开始怀疑人生。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4837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