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黑战争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卖给云亭“五更”的泥鳅果然没有收到现金,五个镝对于“五更”的家老而言,那也是一笔小财。

    不过为了安抚白沙村恶霸村长李解,“五更”的家老让村长自己选择用什么交易,李解选择了豆种。

    在敢怒不敢言的村民们看来,换米吃显然更爽。“沙野”之人,能够日常吃点大米的,只有“东沙”搞盐专业户才有这个资格。

    通常“沙野”之人,也就是野菜充饥,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就弄中华绒螯蟹。

    在云亭“五更”的家老看来,白沙村的村长果然很给他面子,连米都不要,要的是最矬的豆子。

    双方顿时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李村长偶尔带一点咸鱼过去,也能从家老那里打听到一些姑苏城的消息。

    比如说,大王已经开拔三师,命公子寅为将,这个月就要路过“五湖”,然后正式跟“南巢氏”开打。

    五湖,李解以前不知道是哪儿,后来才知道,应该就是太湖的前身。

    “大王已经正式讨伐‘南巢氏’,白沙勇夫也要抓紧训练。”

    抚摸着肚子的旦微微皱眉,有些担忧地看着丈夫,“解,白沙能赢吗?”

    “黑蛟,土鸡瓦狗。”

    高大威猛的李解,让白旦很是安心,雄壮威武,天然就是有安全感。

    怀孕之后的旦,气色更加红润,皮肤也更加的丝滑。因为不再操持体力劳动,“养尊处优”之后,原本就脱俗的姿色,显得更加惊艳。

    美蚕娘依旧是美蚕娘,而李村长作为乞丐版的项少龙,胆子可比项少龙大多了。

    作为一个纺织学院毕业的文化人,带着小弟跟人火并也是很科学很符合常识的事情。

    “首李,今朝还要操练么?”

    并村之后,甭管心服还是口服,总之,恶霸村长就是他们的首领。被选拔出来的“白沙勇夫”,都是按照“沙野”传统,尊李解为“首”。

    又因为李解姓李,所以又叫“首李”。

    “忙完正事之后,再来略作操练。”

    “是,首李。”

    至于正事么……伐木砍竹,挖坑盖房子搭厕所编黄鳝笼子,忙得很。

    砍人这个事情,不是主要业务。

    “黑蛟沙”的土鳖已经来过几回,都被雄壮威武的李解一个人砍翻了。

    第一次来了十几二十个,各种敲诈勒索。李解一手石锤,一手藤盾,一个人追着十几个人锤了五里路。俘获倒霉蛋三只,被关在了猪圈隔壁。

    这年月的猪圈,且不说环境如何,就说猪吧。獠牙跟野猪没啥区别,杀得时候,那真是要好几个大老爷们儿防着。

    所以先不管猪圈环境多么恶劣,这万一养得猪狂性大发,是真能把人咬死掉的。

    第二次“黑蛟沙”来得人就多了,有一两百号,白沙村这边虽然也抽了一百来号“勇夫”,但干架这个事情,他们还没多少底气。

    单挑,“沙野”之人是不怂的,男女老少都热衷单挑。

    勇于私斗嘛,正常。

    但是现在是村落之间的“战争”,这就不是私斗,从个人角度来看,凭什么让我为村子战斗?死了多不划算啊。

    所以,“怯于公战”,也很正常。

    不过原先“白沙里”的老少爷们儿,还有那些势单力薄抱紧村长大腿不放松的,都愿意抄起石斧石矛跟着村长砍人。

    只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村霸李解一个人,身上披了两层“竹甲”,一手石斧一手石锤,简直就是虎入羊群战无不胜。

    “黑蛟沙”来了一两百号人,结果被他一个人追着砍!

    白沙村的村民“怯于公战”不假,难道“黑蛟沙”的人就勠力同心了?不存在的嘛。

    都是怕死鬼,都不想为自己的村子献上自己的心脏,那还有啥好说的?

    高大威猛的村霸李解有着多年战斗讨薪团队的经验,瞅准了当头的,就是一通凶猛操作。

    反正对方手里的家伙也破不了防。

    然后么……痛打落水狗,白沙村的“英雄好汉”们一看这风头不错,当时就跟着村长吃肉喝汤,一口气抓了三四十个俘虏。

    有了这一出,“黑蛟沙”的人也不想报复翻本了,至少现在心气被夺,那是半点心思都没有。

    谁曾想“白沙村”的村长,居然是这等“猛夫”,打起来跟脱了缰的野狗一样,丧心病狂啊!

    于是乎,“黑蛟沙”的人也不去想什么敲诈勒索白沙村了,赔礼道歉赎回俘虏,这是基本操作。

    一共三十八个俘虏,“黑蛟沙”用十五个女子、五百匹麻布还有各种粮食、肉干来赎回。

    为什么会出现女子呢?往往某个俘虏的家中还有姊妹,就会把姊妹拿出来赎回十分宝贵的壮劳力。

    女子没了可以抢可以生可以娶,但是壮劳力没了,往往一个“沙野”之人的家,可能就垮了。

    像旦这样运气好,能够洗衣服的时候“捡”回来一个威武雄壮的老公,那真是运气好到了极点。

    第一次“白沙-黑蛟”战争,村霸李解小胜一场。

    第二次“白黑战争”,村霸李解大胜!

    至于会不会出现第三次“白黑战争”,已经不取决于“黑蛟沙”,而是村霸李解。

    敢怒不敢言的村民们,此时也是有了自己的小算计,村长这么威猛,是“沙野”猛夫,跟着村长还怕打不赢?

    以前是怕跟人火并,现在一个个村民化身舔狗,都盼望着村长带着他们一起砍人。

    砍翻了“黑蛟沙”,那得多少粮食、肉干还有女子?

    老婆有了,房子有了,完美!

    可惜,虽然“白沙勇夫”有不少人,都委婉地通过沙雕弟弟和村长夫人旦来提醒一下村长,但村长貌似没有趁胜追击的意思。

    每天依然是按部就班地带着“白沙勇夫”砍树砍竹盖房子,要不就是编制竹制品,安放黄山笼子,或者就是组织队伍前往云亭、芙蓉交易水产、麻丝。

    “列队!”

    嘀——

    伴随着急促的骨哨声,正在挖沟渠、修田垄的“白沙勇夫”们,立刻扔下了手中的活计,纷纷前往“布库”前面的场地集合。

    虽然很杂乱,但还是列队成功。

    十人一队,今天做工的有五十人,正好五队。

    今日恰好云亭“五更”的家老过来收泥鳅,听到动静之后,就出来看看热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云亭“五更”的家老眼珠子圆瞪:“猛夫竟乃兵家之才!”

    鲨鱼禅师说

    票~~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461/14836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