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四章、四爷老了

推荐阅读:诸天大佬聊天室开天录DC狂暴之龙都市之至尊大帝汉当更强宿主总是爱掉线觅仙道窝不是玉皇大帝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那副《武陵垂钓图》便留在了姚佳欣的碧桐书院。

    至于做肖像画一事,也很快付诸行动。姚佳欣本以为这些艺术家都是有脾气的人,不肯给她手动开美颜作画,可没想到这个郎世宁竟毫不犹豫应下来,最后画出来的成品画作上连一条皱纹都木有,生生把她画得年轻了二十岁。

    姚佳欣看着这幅油画,心花怒放,大手一挥,赏赐了这个西洋老头一对沉甸甸的金锞子。

    想想那些美颜滤镜啥的,虽然也能变美,可若是开得等级低了会有瑕疵,开得太高就会失真,可人家郎世宁画师简直给她开了十几级美颜,还依然清晰逼真!

    这技术,必须赞一个!

    当四爷陛下驾临的时候,姚佳欣很是不好意思,她捂着半边老脸“哎哟”了一声,“居然把我画得这么年轻!”

    胤禛:明明是你不许郎世宁画上皱纹的……

    胤禛揉了揉眉心,这才细看看那副画,画上的恬儿穿着一身宝蓝色的常服,娴静侧坐在廊下,望着廊下那只鹦鹉。那张小脸画得白洁恬静,没有丝毫岁月痕迹,让胤禛有些恍然,恍然想起了初遇那时的恬儿,便是如斯模样。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啊。”胤禛幽幽叹息。

    “嗯?”姚佳欣听得一头雾水。

    胤禛笑了笑,“这幅画,让朕想起了与你最初的时候。”

    姚佳欣笑了,即使是刚和四爷陛下在一块儿的时候,她也已经是个年近三十的老贵人了,而画中的她观之不过二十上下的模样,一水的青春娇嫩,那胶原蛋白简直都要溢出了。

    姚佳欣忽然灵机一动,笑着说:“我想好了,回头就叫人把为嫔为妃时候的吉服都翻出来,让郎世宁给我还原一下当年的模样!”----这幅就算是老贵人姚佳氏的画像了,然后是珍嫔、贤妃、恬贵妃、淑恬皇贵妃再到如今的皇后,每个时代都留下一幅,以后也能时不时欣赏一下自己年轻时候的容颜。

    胤禛眉开眼笑,郎世宁看样子要忙活几年了。不过这样也好,多画几幅,朕也带走几幅一并葬入帝陵,即使魂去九幽,也有个念想。

    胤禛微微颔首,“如此,甚好!”

    雍正二十二年,姚佳欣算是找到了乐趣,只可惜她做珍嫔做贤妃时候的吉服都要陈旧了,便只好叫内务府重新制了一身,害得底下的几位贵人还以为皇上又要大封六宫了呢!结果是空欢喜一场。

    这西洋油画苛求逼真,自然画得格外慢,从春天画到冬天,也只画完了珍嫔和贤妃画像,其中贤妃那副画还需要后期润色一下。期间郎世宁还给四爷陛下画了一幅cospy洋人的肖像画,就是那种满脑袋金色羊毛卷的那种……

    这幅画也被姚佳欣给收藏了,从前四爷陛下也只是cospy一下渔夫、农夫或者道士什么的,这还是第一次cospy西洋人,也算是难得的纪念了。

    这一年也是皇家添丁进口的一年,先是弘旭的侍妾陈氏分娩,诞下二格格清鸢。

    然后是弘昼福晋吴扎库氏临盆,诞下了弘昼的嫡长子,也是四爷陛下长孙,四爷陛下对此十分高兴,亲自给这个孩子取名永瑛。

    最后是年末之时,弘旭的侍妾黄氏也终于瓜熟蒂落,诞下……三格格。

    接连得了三个闺女的弘旭很郁闷,虽然他也并不是很盼望庶长子,但连续三个都是女儿,这让他自尊心很受伤,明明五哥一下子就得了儿子。

    富察氏却松了一口气,他阿玛去世已经满一年,自己身子也已经养好了,可以琢磨着要二胎了。富察氏眼瞧着两个侍妾生的都是小格格,便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福气的,或许六爷的嫡长子终究是要由自己生下来。

    雍正二十三年的二月,原本这个月份就该预备着启程去圆明园了,但因为春暖乍寒,四爷陛下一不小心就病倒了,避喧听政一事就只得暂且拖延。

    养心殿。

    弘旭正侍立床头,向皇父汇报着朝政,胤禛很少开口,只是偶尔点一点头,神色严肃又认真。

    直到姚佳欣端了药进来,弘旭才止住嘴,退到一旁。

    虽然四爷陛下病得不算重,但都这样了,还不忘朝政,也着实是个工作狂了。

    姚佳欣把药碗递给四爷陛下,又奉上蜜饯,道:“喝了药便睡一觉吧,太医说了,你要好好休息。”

    好在眼下没什么紧急政务,都是些琐事。

    胤禛仰头灌下苦涩的药汁,眉头丝毫不皱,连蜜饯也不鸟一眼,他正色对弘旭道:“西南的暴乱就依朕方才所言,拟旨办理就是,至于粮草,你与你十三叔商量着拟个条陈拿给朕看,至于其余琐事,你与你十三叔商量着办便是,若有不决之事,再来请示朕。”

    “儿子明白,请汗阿玛放心。”弘旭如今身上也担任着“监国亲王”的差事,不过弘旭毕竟还太年轻,因此四爷陛下还嘱咐了叔王允祥一同襄理。

    弘旭跪了安,前脚退出内室,胤禛便飞快抓了三四颗蜜饯,一股脑塞嘴里,眉头皱得都能夹苍蝇了,“这药怎么这么苦!”

    姚佳欣头顶黑线,若是不苦那就不叫中药了!!

    姚佳欣也是知道四爷陛下德性的,在儿子面前,永远高贵冷艳、不苟言笑,可实际上,只要是人就哪有不讨厌苦药的?

    姚佳欣低声问:“我这儿有胶囊,你要吃吗?”----中药的确见效慢了点儿。

    胤禛摇头:“恬儿的药已经不多了,朕又不是重病,还是算了。”

    西药这玩意儿,其实吃多了也不好,能中药治好的话,姚佳欣素日里也不会动用芥子空间里的西药。毕竟,就算她是个囤囤鼠,也不至于跟囤面膜、囤零食似的囤个几箱,这些年零零碎碎也消耗了大半了。

    胤禛叹了口气,“朕不过就是受了点冷风冷雨,没想到竟病倒了!终究是老了啊。”

    姚佳欣给他掖了掖背角,“就算年轻,都不能去冷风冷雨里受着!”----四爷陛下也真是的,那天原是在她的坤宁宫一起吃茶的,西南便突然起了乱子,外头又下着雨夹雪,四爷陛下愣是连伞都不打一个,就匆匆去处理了。

    因为四爷陛下的“改土归流”政策,西南总会时不时闹个乱子,倒也不是什么大的战乱,但四爷陛下这事必躬亲的性子也着实令人头疼。若非此番感冒不轻,四爷也不会让怡亲王和弘旭总理军机处要务。

    看到姚佳欣那一脸的抱怨和担心,胤禛眉眼舒展。

    胤禛忽的又叹了一口气,“弘旭愈发稳重,着实令朕欣慰,只是……他到现在都没有子嗣。”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979/18483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