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截杀

推荐阅读:逆成长巨星群员来自二次元非洲农场主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流民科的黑科技水果大佬重生之最强星帝豪婿奋斗在洪武末年

    一日后。

    天蒙蒙亮,房间里还有些寒凉,林宁睁开眼从床榻上坐起,看着正在妆台前梳妆的田五娘,笑道:“谁能想到,名震天下,威震天下的当世第一山寨之主,竟也是天下第一大美人!”

    田五娘将长发简单簪在头上,凤眸淡淡看了林宁一眼,弯起嘴角道:“一大早起来,就开始胡说。”

    林宁挑了挑眉尖,道:“胡说?呵呵,这句话传出去,哪个敢有意见的,站出来我瞧瞧!打不瞎他们的狗眼!”

    田五娘懒得理他的疯言疯语,昨晚这小混蛋央磨她改姿势的时候,什么甜言蜜语说不出口?

    如今她都快免疫了……

    林宁却并不觉得无趣,从田五娘的头发丝儿开始夸起,一直夸到人家的脚丫子。

    最后田五娘实在听不下去了,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宁干笑了声,没有说话。

    见他这德性,田五娘无奈一叹,道:“无论是东方姑娘还是吴姑娘,差不多都是一脚迈进家门儿的人了,你想干什么,自去干便是,何必再来扰我?”

    林宁正色道:“你是我娘子啊,我必须得尊重你,发自内心的尊重!”

    田五娘信他个大头鬼,没好气道:“你自去安排就是,不过,昨儿东方姑娘和鸿儿之间你也看到了,小宁,家里人再多下去,早晚要出大乱子。真等我下狠手整治,就算能按下去,家也不成家了,你自己寻死吧。”

    林宁忙道:“不会不会不会,说起来,五娘,你承认不承认,我还是很忠贞的……”

    “呸!”

    田五娘生生气笑,啐了口道:“越说越没谱。”顿了顿,眼神若有若无的瞟了林宁一眼,问道:“那十二清倌人日后如何安置?”

    林宁眼皮跳了跳,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表态:“娘子,这个你放一百万个心,没有你的点头,从今往后,我连天上的鸟儿,雌的都不多看一眼。”

    这花里胡哨的鬼话,自然哄不过田五娘。

    但她也不愿在这方面真的去刁难林宁,除却家人外,田五娘全身心的投身于武道。

    哪怕和林宁之间真心相爱,但她对于情爱方面的需求,可以用淡泊二字来形容。

    武道境界越高,这方面的需求就越少。

    她甚至知道,很多时候,林宁之所以千方百计的央磨她换各种让人面皮滚烫的姿势,不是他好色,或者说,不只是他好色,而是苦心积虑的拉着她,不让她坠入太上忘情那些邪路。

    田五娘自忖不会走那条路,但也难更改圣道之路愈远,生性愈淡然的现实。

    她不愿委屈林宁,所以只要他始终尊重她,将她放在家里首位,其他的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吧。

    榆林城的地主家里,宽裕些的还纳七八房妻妾呢。

    见田五娘态度软化,林宁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没一会儿,便听徐佛在外大声道:“大当家,林郎君,有一位朱雀姑娘在外面紧急求见,说有十万火急之事求见。”

    “朱雀?”

    林宁心头一跳,诧异道:“她昨儿就走了,又南下去接人了,怎么一晚上就回来了?”

    昨日朱雀没有随林宁上山寨,她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避免尴尬。

    所以,昨天她就直接动身,重新南下,去接应星月庵了。

    这会儿出现,还十万火急……

    田五娘眉头微皱道:“看来,是金刚寺、星月庵出事了。”

    林宁闻言,心头一跳,眨了眨眼,道:“此言何意?”

    田五娘闻言目光变得古怪起来,这种事,林宁会想不明白?

    “小宁,你想让金刚寺、星月庵,受些损失?”

    田五娘太聪慧了,只看了眼林宁装无辜的眼神,就猜测出了他的心思。

    林宁干笑了声,道:“有这个可能最好不过,两座佛门圣地,此刻最多的押运货物除了金佛金菩萨外,就以经书为最。偏偏这些东西,对咱们来说最没用。”

    田五娘微微皱眉道:“小宁,如此作为,会不会道义有失?能威胁到她们的,只有黑冰台。金刚寺和星月庵为了保护他们的经文和佛像,必会誓死抵抗。恐怕,会有不小的损失。”

    林宁仰倒在床榻上,双臂枕于脑后,叹息一声道:“五娘,我也知道这样做有些卑劣,成大事者,理当有大气魄,也该有大胸襟和大勇毅。但是,佛门真的不同。他们有自己坚定的信仰,只这一点,就注定了他们注定不会和咱们是一路人,尤其是高层。所以,佛门只能利用,却做不了自己人。娘子,你可千万不要和他们讲义气那一套。法克、妙秋都是佛门败类,因此不容于佛门。他们是例外,至于其他人,你慢慢接触一二,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所以,要是黑冰台给点力,能将普泓神僧和天虹神尼拼掉,我得派人给他们送去一锅猪肘子,感谢他们。那样一来,咱们就能扶持法克大师和妙秋师太上位,说不得……算了,先别想得太美,这种可能着实不高。”

    听完某人的阴谋诡计,田五娘无语了半晌,替佛祖弟子感到担忧,又道:“可是,朱雀回来报信,我们若没有动静,恐怕也说不过去。”

    心怀侠义之气的她,终究

    林宁笑道:“当然不能没有动静……先让她进来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吧。”

    田五娘点点头,对外面的徐佛道:“请朱雀进院说话。”

    未几,朱雀被徐佛引到游廊下门前站定。

    朱雀想推门而入,却被徐佛阻拦。

    徐佛虽未说话,但却用眼神告诉朱雀:上下尊卑有别,内外亦有别。

    十二清倌人饱读儒家经典,对这些礼仪颇为执着。

    幸好,就在朱雀感到心凉时,里面传出话声来:“在门口傻站着干嘛?进来!”

    朱雀闻言,嘴角微微一扬,丹凤眼明媚,看了面色微滞的徐佛一眼后,推门而入。

    不过,在看到坐在梳妆阁前的田五娘清寒的目光看来时,朱雀仍忍不住心头一跳。

    换作一月前,朱雀怎会将一个十八.九的年轻姑娘放在眼里?

    即便她剑道通神!

    但千百年来世俗的规则以及道德标准的无形压力,让她这个外室在面见正室大妇时,仍难免心虚腿软。

    这就是当下世道的不公了,女人一旦从了男人,基本上也就失去了自我。

    好在,田五娘没有立规矩的想法,只与朱雀微微颔首后,就自去做她的事了。

    林宁看着朱雀,竟先叙家常,温声道:“昨儿让你上山来休息,你偏要走,累坏了吧?”

    朱雀听闻林宁关心之言,感动之余,也不禁紧张起来。

    哪有当家老爷当着当家太太的面这般关心外室的……

    她干咳了声,美眸朝林宁瞟了眼,直接言归正传道:“大当家、林郎君,我昨日连夜往返楚州,迎接第二批粮食和金刚寺、星月庵诸多家当的迁移。只是没想到,队伍刚出楚州,就迎来四位宗师巅峰、十位高品宗师和二十位中品宗师的截杀。因为金刚寺和星月庵大部分宗师都在青云寨,所以他们抵挡起来,十分艰难。若非金刚寺的普泓神僧大发神威,一人独挡四大宗师巅峰,这次金刚寺和星月庵怕要全军覆没。”

    “你说什么?”

    本来听起来一副皆在意料之中的林宁,听完最后一句,眼睛都睁圆了,和瞬间转过头来的田五娘对视一眼后,不可思议道:“你说,普泓神僧一个人单挑四大宗师巅峰?!扯淡吧!”

    黑冰台乃是当世三大圣地之一,武学传承绝对是天下一等一的,按理说,若是境界相同,黑冰台的高手应该绝对碾压同级别的江湖高手。

    就算普泓神僧天纵奇才,了不起能以一抵二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一挑四?

    朱雀点头道:“没错,是他一人独斗四大宗师巅峰,不会错的。如果我没看错,普泓和邰翀一样,也迈出了最后半步。若非没有天级功法,未必不能跨出最后半步。不过,纵然普泓是半步武圣,也只能做到挡住四名宗师巅峰,无力支援其他。金刚寺和星月庵都损失不小,若是我们不去支援,仍有全军覆没之忧。”

    ……

本文网址:http://xixiyuedu.com/xs/2/2040/18482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ixiyuedu.com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